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heng.415的博客

悦知己足矣!

 
 
 

日志

 
 
关于我

人在自然中,自然在眼中,也许是灵魂焕洗场,也许是心灵的龙汤一碗,也许智者一个笑话,看了发笑就尽情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欢迎光临李小满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10月2日起死回生  

2009-10-02 09:14:06|  分类: 电影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起死回生

 


该电影剧本写于2000年,原创,共73场,分10辑。

                                                                           背景

         公元前450年,春秋鲁悼公时期,楚国强盛,攻兼陈国又欲攻宋。鲁国学者墨翟欲阻楚攻宋,拯救天下芸芸众生和中原百姓,用楚王的慈,陈地姝女的美,剑客无心的善,墨翟的爱,完成自己世界和平万岁的自然理念。

 

        

1.  开幕

南方林野.

楚王秋猎,幡旗漫山遍野,嘶殺震天,烟尘滚滚。楚王英姿飒飒,鹿麋羊兔皆成其囊中物。

三军将士,右领左使紧追楚王身后,走兽飞禽无不哀叫嘶鸣,鲜血淋漓,凄惨裂人心肺。

        

 

         2.

         楚王满载而归,狂暴过的秋野归复自然美丽,秋英盈盈,欢送秋猎之军。

         蔓藤野蒿犹实还青,兽禽余生泪眶噙凄!

   

3.

    楚王在宫殿宴请群臣,山珍美酒,歌舞升平,举樽共贺。群臣乘酒起兴,高谈阔论。

    令尹:大王,陈地又有刁民滋事。

    楚王轻抚虬髯:哦!

    大司马:大王,以臣下看,是陈成子勾结宋人所为。

    楚王:陈归楚不久,难道他们受的苦还不够吗?

    司寇:大王,陈宋不服,不如再攻,滋事者裂体暴尸。

    楚王:何苦又起杀戮,不必劳师动众。

    令尹:大王,荆国上下马肥军壮,物阜民丰,小小陈宋不足为患。

    大司马:大王,何不趁陈地之乱,调谴三军,攻下宋国。又可安陈,又可得宋。

    楚王酒兴豪情:好!久不战国也疲,大国不取小国,犹如大鱼不吃小鱼。大国不大,天下何以安稳。

    令尹:宋景公以后本就无主,得启两螟蛉子之争逼迫大尹归楚,依臣下看,就是宋将归楚的先兆啊,大王。

    楚王:嗯,好!大司马三日后起军,赶赴陈地边境,即安抚陈又候令攻宋。

    4.

    楚王酒酣兴狂,场中舞罢,又请身边剑客无心献艺。

    无心施礼恭立场中,手如柔荑,擎剑指天,又缠绵劈地,或横扫或直刺。无招无式,如三月轻风拂柳;如六月暴雨涨河;如九月浓雾笼罩;如腊月冰天雪地。步无步,似满天星斗,丝毫不得杂乱。气如抽丝细匀,又伴双目清澈无物,似热似冷,似恶似善,似真似假,似有似无。

    舞乐骤急,无心更入佳境,渐舞渐近楚王。

    一蝇欲落王鼻翼……

一组特写镜头:

    无心剑势骤疾,直刺楚王面额。

    群臣姬妾惊诧鱼目,不及出声,无心剑穿蝇体,金凉直透楚王脊背。

    群臣侍卫俱剑拔弩张。

    楚王惊魂未定,唳喝:拿下刺客。胆敢行刺把本王,斩无赦。

    无心盯住剑尖蝇体不动:知无心剑者别过来送死。

    蝇在剑尖临死挣扎,在楚王眼前嗡嗡求饶。

    楚王:啊!楚王急喝:慢!慢!你们毋须妄动,无心先生是给寡人除去蝇污。

一组众人惊诧无语,又无不心里折服唏嘘镜头。

    楚王惊叹:无心啊无心,有剑艺如此,寡人是闻所未闻。

    无心已收剑:大王美言矣,无心之剑就如匠石之斧,没有大王的豪壮胆气,无心剑势必刺破鼻翼直穿脑颅。

    5.

一组镜头:三日后,楚国大司马校场清点三军,浩浩荡荡北上。

    6.

一组镜头:军情火急,驿军先行,平静中原骤起战马烟尘,各地军民又为战争忙碌奔波,农事无暇顾及,官吏又募集军备物资。

    楚将攻宋,上天悲怜百姓苍生,灰灰阴阴。

    7.

    一组镜头:攻宋消息传到宋国,宋国上下一片惊惶。商丘郊外,官吏于农家募集军用。

    管黔敖募捐官:乡亲父老,楚军攻宋,大战在即,请你们有物出物有力出力。

    中年农民:楚王暴戾,攻陈时,强行收割老百姓的麦子,现在,不知会对宋国人怎么样啰。

    农妇:唉!是呀,又是在这秋收的季节。

    管黔敖:所以,为了打好防御楚军攻宋这一仗,我们要群策群力.

    农民:秋粮未收,这几年的收益管先生也知道吧.

    仆吏在屋子里搜寻,看到草木灰,出来报告:管先生,小人看过,他家里还有一大堆草木灰.

    农妇:草木灰是种地的,管先生.

    管黔敖:大嫂,楚王请了一位很能干的鲁国木匠公输子,他放下车犁不做,专做攻城的云梯.听说,不管多高的城墙,云梯一靠,攻城军队会像蚂蚁爬上来.

    农妇:哦,草木灰,我给我给,撒他个灰天满地,看他们瞎着眼怎么攻城.

    8.

    另一农家,一群官吏仆从募集物资.

    仆吏擂门:开门!开门!大战将至,有人出人,没人出物.

    古稀白发老人开门:你们又要做什么呀!

    仆吏强行进门:楚国要来攻宋,像取陈地一样,要打仗了.

    老人凄凉:楚要攻宋,又要打仗,是来报仇了吧,我儿子早些年在宋攻楚时就死了,现在无人可送.

    仆吏:儿子死了,你屋里总该还有些别的东西吧.

    老人被挤到一边:你们看看,有什么拿什么.

    吏长:你们几个进去好好地找找,我就不信宋国上下募集不到物资,那,这一仗还怎么打.

    仆吏在简陋的房间里找很久,看到小阁楼上有一副铁农具:吏长,这老家伙不老实.

    吏长闻声而进:怎么啦.

    几个仆吏合力取下铁农具:他很富有,吏长.

    吏长满意笑:终于募到物资了,拿走,铁犁耙统统拿走.

    老人欲哭无泪:这可是全村人的命根子啊,吏长!

    吏长甩开拖他的老人:你怎么不开窍,用铁犁耙打兵器才能保住你们的命根子.

    9

    一组镜头:

宋国强征兵卒,勤练三军.

    宋国上下铸造兵器和钩鉅.

    宋国上下修筑工事,防御城门.

    宋国农事荒废,百姓饥饿,生死煎熬.

    10.

    鲁国都府曲阜,学者墨翟在宫里觐见景悼公.

    悼公谦和恭敬:墨先生,你见寡人有事?

    墨翟儒巾长袍:楚王要攻宋了,国君知道吗?

    悼公:他攻他的宋,我们还是不参与的好.

    墨翟忧心忡忡:国君,楚乃是泱泱大国,攻城取国如破竹之刀啊,我们如果能阻止他们攻宋,对鲁国有益无害.

    悼公倾身:,墨先生有办法阻止楚王攻宋.

    墨翟:不是有办法,是想试一试,战事兵燹总不会是好事.

    悼公:这就是先生的非攻和兼爱吧,你学识深广,肯定有办法.

    墨翟:国君是否可以开恩给墨翟一块棨牌呢?

    悼公:哦,好的,好的,寡人以为先生会要些物资赠助.悼公吩咐身边侍卫:给墨先生取一块铜棨牌来

墨翟看着侍卫因应声取来的铜棨牌:木牌就行,国君.

悼公:不,墨先生乃是鲁国的大学者,木牌只不过是普通人的通行证.

墨翟举双手恭恭敬敬接过:谢国君,墨翟这就告辞,阻楚攻宋事不宜迟.

悼公感慨:是呀,攻宋军情十万火急,为天下苍生免遭战马兵燹之灾,墨先生之行宜早不宜迟.

11.

墨翟匆匆忙忙回家,取水和面做馒头.墨母和学生耕柱子一起帮忙.

墨母亲切关怀:翟儿,又要出远门吗?

墨翟:娘,墨子不孝,要离开您去楚国郢都.

墨母:去求学还是授课.

墨翟忧郁满面:他们要攻宋,娘.

墨母欣喜于心:你想救宋国人.

墨翟:您已经生下这样的墨翟,娘.

墨母:去吧,多带些干粮,草鞋也要带双好点的,路很远啊,翟儿.

墨翟上笼:知道了,娘.

12.

 

一组镜头:墨翟凌晨即起,身着长衫,背上包袱,墨母一众人送别野外.

墨母双眼湿润:翟儿,此去南下,道路艰险,凶兽毒虫,你可要保重自己,别让娘担心.

墨翟:娘,翟儿知道,您请回吧.

耕柱子:先生,您带我一起去吧,在路上也好有个伴.

墨翟:耕柱子,你在家里帮我照顾好娘,把老师的书多读读,这比作伴更让老师放心.好啦,墨翟要赶路,你们就别送了.

墨母挥泪离别,目送墨翟大踏步离去.

13.

宋鲁边境城门,城门守卫严查匆匆躲避战乱兵灾的行人.

墨翟大步流星而来,直冲城门.

守卫对墨翟吼叫:站住,没看到要查人吗?

墨翟驻足:守卫大人,北边的城门你们查什么?

守卫:北方都是好人么?

    墨翟:北方有千里城墙,用不着这么惊扰百姓.

    守卫:别啰唆,你有棨牌吗,没有就不得来宋国.

    墨翟:棨牌,我有.我有.墨翟取出棨牌递上.

    守卫接墨翟递来的铜牌,力马恭恭敬敬:您就是墨先生吧,请,请,请!

    14.

    宋都商丘,百姓慌乱,市场萧败,行人呼走相告:楚要来攻宋了,又不得安宁。

    小官吏曹公子在街上被一群百姓围着:父老乡亲,楚国要来攻打我们,你们说怎么办?

    百姓一:楚国那么大,宋是没有希望了。

    百姓二:是呀,巴掌和手指,手指只有曲的份儿。

    百姓三:楚王暴戾贪婪,攻宋对他又没有什么好处,他就是想不让我们老百姓活。

    群人:是呀,楚王暴戾贪婪,大逆不道,就是不想让我们老百姓好好地活。

    百姓一:他们已经攻下一个陈,难道还在乎小小的一 个宋。

    曹公子:我看与其被兵马践踏而死,战火焚烧而亡,不如我们先死给楚王看,我们都去死。

    15.

    墨翟穿街而过,听曹公子说都去死,赶紧叫他。

    墨翟:曹公子,曹公子。

曹公子挤出人群迎向墨翟:先生,您来宋国了。

墨翟脸色不悦:曹公子,你要所有人都去死,墨翟教你的东西,你一点都没学到。

曹公子愧疚:先生,现在您来了,我们宋国有救啦。

墨翟扭身前行:我是经过宋国,要去楚国郢都。

曹公子跟随:先生要去楚国开学,可是,他们要攻宋。

百姓围观墨翟:您就是墨先生吧,您对宋国百姓不兼爱了吗,生死也不顾了吗?

曹公子:楚国要攻宋,楚王是大逆不道,先生!

墨翟:我知道,我也就是为这件事才去郢都。

曹公子拨开人群:先生去兼爱,学生跟您去,也好从先生这里多学些东西。

墨翟前行:不用啦,曹公子。你呀,以后不要轻易言死,误人误己。你应当要他们各行其事,楚军未到,未战先乱,枉费生命,有失天理自然。

曹公子遣散人群,跟上墨翟:先生,总得让学生尽尽地主之宜,送您出宋国。

墨翟:我有国君给的通牒棨牌,可以畅通无阻。

曹公子看到先生磨得血迹斑斑的脚:先生,学生给您雇辆车吧。

墨翟轻快前行:不用啦,我的脚比穿鞋还省事,哪还用坐车。

曹公子:不花多少钱,先生。

墨翟迈开长步:算啦,你做个小官也不容易,现在可能又要打仗,钱更有地方用。你去吧,曹公子。

16.

一组镜头:商丘城外,禽滑离带一小队人在竹林里试射新做的连弩。一山的人满弓满弩伏在草丛,禽滑离一声令下,箭矢嗖嗖。一弩两箭,矢蝗满林,林中青竹皆被穿裂,竹肉暴露如裂尸。

禽滑离看竹林惨状大为满意:你们都不错,以后,我们就把楚国将士当成这竹林来射,让他们尝尝连弩滋味,尝尝攻宋暴死的滋味。

弓弩手欢呼声震林:谢谢禽先生,有了先生的连弩,宋国的老百姓就不会死。

禽滑离:好,今天到此为止,回去多做些弓弩箭矢,我们明天再练习。

17.

一组镜头:楚国陈城,百姓安乐,街上市井有序。

墨翟进城,阔步疾走。

幽雅处,有人声乐升歌,行舞作乐。

墨翟穿街过巷,直到月高星希,宿人檐下。

18.

黎明,鸡啼,斗沉,星起。

檐下墨翟卧起,结袋而行,只剩一馒头为早食。

天鱼白而金,金而雪亮。

墨翟骤吃骤行,用津液吞下馒头。

19.

正午。城南门,一群人行舞作乐,场中姝女长袖裙带漫天飞舞,云鬓乌髻姿态万千,漫丽无比。

乐人击鼓击缶,姝女随心和声。似跳似跃,似招似徕。

墨翟渐近舞场,姝女美目如电如火;玉颜如冰如雪;朱唇如桃如樱。墨翟肠饥口渴,鹅头瞅瞅。

姝女舞毕,离开舞场走向墨翟:先生,您在找人。

墨翟:不,不找人。      

姝女:先生是外地人吧。

墨翟前行:是,从鲁国来。 

姝女跟上:我叫陈姝,是这里的舞女,先生有事可以吩咐。       

墨翟:叫我墨翟吧,是到郢都去。

姝女:墨先生,啊,大名灌耳,陈姝小女子真是有眼无珠,失敬失敬。

姝女看先生衣服被风雨洗旧,皮肤被日月抹黑,又疲又饥:先生,您刚才在找什么?

墨翟用舌潤嘴唇:哦,是的。

姝女走前几步:墨先生,请跟陈姝来。

20.

城外山野,墨翟跟着陈姝。

飒飒金秋,微风送英,秋叶犹黄还青,秋果犹实未熟,秋水犹凉还暖,小径羊肠朔溪流,青青爽爽。

墨翟避过一取水人:姑娘,还有多远。

陈姝回头等:到了,前面就是陈地泌泉。

21.

陈地泌泉,如涌如突,如沸如喷,如盐如冰.泉池广箕,其流不绝,清澈呈底.水蓍厚实青黑,石壁沁珠,背山临野,润泽一方.

墨翟在井边骤然清凉豪爽,膝曲手掬而饮:啊,好水好水!地之灵泉天之圣水.

陈姝心甜面欣:陈地有泌泉,泉水不仅解渴,又可充饥.一日饮之,三日思之,总不思食,肠胃不饥,五脏滋润,四肢充盈.

墨翟展怿身肢:啊,是呀.地之灵泉天之圣水,凡人饮之如琼浆玉液,自然是能解渴袪饥.

陈姝:所以,我每次又饥又渴就来这里喝泌泉水.

墨翟欣赏姝女:怪不得姑娘长得这么轻巧水灵,像刚刚从泌泉取出的灵玉,晶莹剔透,亮丽润泽.

陈姝娇柔:先生如此溢美,您喜欢姝女吗?

墨翟转身又掬水饮过:喜欢什么,姑娘?

陈姝羞赧:水啊!对,这泌泉水,还有……还有……

墨翟欣赏山川溪流:山水皆美,姑娘,墨翟留恋不已.

陈姝:先生是去楚国?

墨翟:是啊,我该上路了.      

墨翟匆匆取径而返.

陈姝赶紧跟上:不忙,不忙.先生,让陈姝给您准备些泌泉水,在路上就不会渴不会饥.

墨翟回想早上结袋时包袱已空:谢谢姑娘,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陈姝随先生前行:现在,夕阳西沉,再走也是深山野林.先生,明天,陈姝送您一起上路.

墨翟驻而观女:一起上路,姑娘也去郢都?

陈姝红霞满脸:是,姝女想给先生奉水递茶. 姝女观暮鸦归巢:时日将暮,先生到姝女住处将就一宿吧.

墨翟跟随姝女回家.

22.

姝女住处,明几净桌,园林幽静,雅而不奢,素而不乱.

姝女引墨翟进屋,有侍女迎候.

陈姝对迎出来的中年妇人喊:娘,姝女回来啦.

陈母观望进来的墨翟:女儿有客来,为何不事先告诉母亲?

陈姝挽抱母亲:娘,姝女也是刚才碰上,是鲁国的墨先生,要去郢都阻楚攻宋.天都快要黑了,女儿就自作主张请先生歇一宿再走.

墨翟上前见主人:打扰夫人,墨翟抱歉.

陈母:不打扰不打扰,先生这是去拯救宋国百姓苍生啊.

墨翟谦恭:谢谢夫人,墨翟只是想尽己之力去阻止楚王行非攻的大义不道.

23.

墨翟在室内凭窗而立,后园花木墨青,新月皓洁.荷池涟漪晃晃,碧荷已希,菂实低垂.

陈姝给墨翟送去盥洗热水.

陈姝推门而进:先生,请盥洗.

墨翟失神,陈姝叫几声不应,放下水盆走近.墨翟闻声转身,歉笑表谢:姑娘,你……你让墨翟消受不起.

陈姝:先生请过来泡泡脚,远路疲劳从脚而起,热水浸泡舒松一下.   观先生跣脚:先生双脚伤痕累累,一路跋涉是多么艰辛.

墨翟:谢谢姑娘,姑娘盛情难却啊.

陈姝侍候盥洗:先生乃鲁国学者,非攻兼爱中原尽人皆知,小女子有幸给您端端洗脚水,实是上天赐福.

墨翟愧疚:非攻兼爱中原尽知也没有用呀,是墨翟无用.

陈姝:先生为什么还要这样自责自艾呢?

墨翟:楚王不是又要攻宋了吗?明知非攻之不义,他偏偏大行不义之事.

24.

姝女闺室,陈姝母女.

陈姝:娘,姝女要跟墨先生去郢都.

陈母慈祥:你知道有多远的路吗,会有多少危险吗?

陈姝:娘,有墨先生姝女什么都不会怕.

陈母:可是,你从未出过远门,这不是拖累墨先生吗.

陈姝心坚:娘,姝女不跟先生去不行.

陈母泪眼噙凄:好,你去,姝儿长大了.记住娘的话,别给先生添麻烦.

陈姝:嗯,娘,姝女会听话的.

陈母回想楚攻陈时的惨烈战争和其王室公侯的悲壮生死。

25.

鸡啼星起,墨翟早起驻立窗前.室内的温馨,黎明的美丽,令他愁肠骤结.

墨翟长叹:好美丽的地方啊,为什么我不能留下?

陈姝推门而进:先生多住一宿也不要紧.

墨翟:能多歇一宿,墨翟就不用去千里外的郢都.

陈姝偕肩看天 :先生,巨蟹中天,箕斗犹西,晓星才亮,天还早嘛.

墨翟望姑娘:姑娘为何也起这么早?

    陈姝递上新布鞋:先生换双鞋吧.姝女要送先生,昨天说好的.

    墨翟换鞋:姑娘是知道墨翟会这么早起程.

    陈姝:哪一个野宿人能睡到天放明日上竿呢.

    二人收拾行囊.

    26.

    清晨送别.陈姝母亲千叮万嘱,送女十里.

    墨翟:夫人,请回吧.

    陈母:先生走好,民妇就不远送了,让姝女多送您一程.

    陈姝:娘,你回吧.

    陈母:好,好,娘回去,你要听先生的话.

    27.

    陈姝偕墨翟南下,跋山涉水,一路笑声玲珑,快乐似雀.

    路上时有楚军行驿疾驰,征程滚滚.

    陈姝:先生,楚国多么辽阔多么壮大啊.

    墨翟观望:所以,楚王要攻宋.

    陈姝伤感:这么大的国家去攻那么小的宋,不知又要有多少无辜百姓死于战火兵乱.

    28.

    日将西沉,大地鎏金.

    负函城外,行人涌动.

    墨翟穿着姝女送的布鞋,大步流星,后面姝女跑得娇喘吁吁.

    陈姝望城门:先生,歇歇吧,时间还早,负函城已到.

    墨翟转身等:姑娘这一送就是几日,水路折磨,苦不堪言,何苦呢!

    陈姝递上水袋:喝几口泌泉水,先生,过了负函就没了.

    墨翟接过羊皮水袋喝水:谢谢姑娘.      

陈姝:先生,您能说服楚王不去攻宋吗?

    墨翟前行:有一定把握,只要能见到楚王. 

陈姝对看墨翟:您还要见楚王?

    墨翟:楚王也是一个人嘛,攻宋是不对的,我干吗不可以说他.

    陈姝:二十年前,如果有您墨先生来斡旋,陈国就不会有现在的命运.

    墨翟:或许墨翟还没有这个能力,姑娘.

    陈姝:您有,先生,姝女相信先生能起死回生.       

墨翟:姑娘送这么远了,也该回去.

    陈姝:回去?

    墨翟:姑娘累得花容失色,墨翟实在不忍心.去郢都还不知有多少苦难,过颖水汝水,你晕得不成样子.过了负函,还要进大山,过汉水,墨翟真担心姑娘怎么过,并且,你家里还有母亲.

    陈姝:先生就是这样子兼爱姝女吗?快到负函城了,可以好好歇息一下,就把姝女挡在城门外,让孤鬼野狼抓去凌辱噬咬.前面那么多苦难都过来了,难道后面这些就熬不过去?

    墨翟看城门:进负函城又要查牌.    

陈姝:那么多关都能过,这一关会过不了?

    墨翟:你没看到他们查得很严吗?姑娘在城外客栈委屈一宿,明日一早返回.

    陈姝:姝女还不想回去,有先生一块棨牌就够,一块棨牌是可以带妻室仆从的.

    29.

    城门守卫查询过往行人.

    守卫:大战在即,为保平安,请主动接受检查.

    守卫对一进城门的中年人大呼小叫,又用戟拦住:站住,你,你,叫你啦.

    中年人战战兢兢:守卫大人,小人早上出去的,只是走亲戚.

    守卫挑他背上的包袱:把包袱打开,把棨牌拿来.

    中年人打开包袱,有红枣,板栗和茶叶:官爷,守卫大人,行了吧?   

守卫:你的棨牌呢?

    中年人慌乱搜身,失魂落魄,结结巴巴:守,守卫大人.牌,那小木牌忘在亲戚家里.

    守卫厌烦:去,去,去,去那边站着,拿棨牌再进城.

    中年人千乞万求,被兵卒架走.

    一守卫对进城的墨翟喊:你,你.你的牌.走路倒是蛮快,人高脚长.

    墨翟取牌:在下赶路,赶路,

    守卫:都到城门啦,还赶什么路.守卫接牌,看鲁国铜棨牌,立马恭敬:墨先生,您就是墨先生吧,听说您来楚国,这么快就到负函,您是来帮大王求功名发达的吧.

    墨翟:不.墨翟认为楚王是不应该攻宋,所以来阻止他.

    守卫:先生一向是主张非攻不战,您到楚国可能会失败.

墨翟看那可怜的中年人:守卫大人,刚才那位是墨翟朋友,可以让他跟墨翟一起进城吗?守卫看蹲在那里的中年人:墨先生朋友,当然可以.守卫喊丢牌人:喂.你可以进城了.    中年人赶紧过来:谢谢守卫大人,谢谢,谢谢.

守卫:不用谢我,是墨先生要带你进城,看不出你还有这么好的朋友.快走吧,天都要黑了.中年人赶上墨翟,拿出红枣要答谢:谢谢墨先生,谢谢,谢谢.

守卫喊跟随墨翟进城的陈姝:喂,站住,姑娘,站住.

陈姝转身对跑来抓人的守卫嫣然一笑:守卫大人,您叫我吗?

守卫:你还没亮牌,不叫你叫谁.这么漂亮的姑娘来挤城门,不羞.

陈姝望一眼在门口等她的墨翟:守卫大人,你怎么这样待人呀,本姑娘是墨先生妻室.谁叫本姑娘要嫁墨先生呢,嫁鸡随鸡,即然有这样的夫君,他挤城门我就跟着挤.

守卫看一眼墨翟:哦,墨夫人,失礼失礼.您走好,您走好.

30.

负函城内,墨翟在吃红枣,边吃边走.

陈姝追上墨翟:先生,负函城好大哦.

墨翟:就是城大,守卫才查得严.给姝女递红枣:吃几个红枣,顺顺气.

陈姝接红枣吃:先生,今晚住不住店. 

墨翟:墨翟没钱住店,姑娘.

陈姝撒娇:不,今晚您不住姝女也不住,不过,本姑娘请客.

墨翟:墨翟是不会住的.

陈姝嗔怒:嗯,您又想一个人走是吧,一路上已被您落过几次,人高脚又长,让姝女追得好

辛苦.

墨翟:墨翟是要你回去,这一路去郢都还不知道有多少苦难,那滔滔汉水,看你又怎么过

得去.

陈姝:别吓我,姝女只不过是想让先生放松一下.

墨翟:店我是不住的.

陈姝:不要先生出钱,算是答谢先生刚才带姝女进城.堵住前行的墨翟:今晚先生不住

店姝女也不住,跟着您露宿街头,住人檐下.

31.

爱和谐客栈.

    墨翟,姝女二人进店住宿.

室内,陈姝对墨翟:先生,对不起.

墨翟:算啦,你也是一片好心.

    陈姝:先生不嫌姝女烦啦.      

墨翟:墨翟何以厌烦姑娘.

陈姝出去打水又进屋:先生,泡泡脚. 

墨翟坐下来洗脚:姑娘,你看墨翟的脚穿了你做的布鞋养得多白呀.

陈姝:这样不好吗,以后姝女常给您做.

墨翟:姑娘,你也是到郢都有事,寻亲人还是谋生活.

陈姝:没,没有……不是……是……

墨翟:别担心,只要姑娘不坏墨翟的事,也只得带上你.

32.

夜.

郢都宫内.楚王左拥右抱,声色舞乐,剑客无心与王对饮.

无心:大王,听说鲁国的墨先生来楚国了.

楚王:他经宋入楚,徒步千里而来,从有报到现在半月有余,应当是到负函了.

无心:墨先生的非攻和兼爱都蛮好,可是,对大王您不利.

楚王:一个学者,大不了是来求发达谋官位.他是只身上路,国君的文书都没有,只领通牒

棨牌.

    无心:大王有意用他?

楚王:能用则用,大国要大,不是说大就能大,要唯才是用啊!

    无心:大王英明,如用得上无心,在下无事不应.

    楚王:以无心先生之剑艺,寡人岂敢浪费.

    33.

夜深人静.

    无心榻馆,无心与楚王宴饮夜归.

    无心酒醉不稳进屋喊:齐姬!齐姬!

    齐姬云鬓乌发,左拥右呼,应声而出:先生回来啦.

    无心斜视众女:今日齐姬以及众女演习过无心剑没有?

齐姬扶无心:先生今日酒酣,齐姬扶您去休息.

    无心依着齐姬进房:鲁国的墨先生要来郢都,大王的酒今天就特别好喝,并且,你齐姬现在也是特别的美.

    齐姬露笑:先生与墨先生是朋友还是远亲,以致于情深如此.

    无心坐下:无心特别信仰墨先生的非攻和兼爱,很好玩,很有意思.

    齐姬倒茶递茶:先生习剑之人也信仰非攻兼爱,怪不得无心剑法如此玄秘难学.

    无心骤然色变:无心是要杀死墨翟,看看是他的兼爱厉害,还是我的无心厉害.

    34.

凌晨.

    负函城爱和谐客栈里,墨翟黎明即起,退房赶路,被店主拦住.

    店主:先生,您还没给房钱.

    墨翟搜寻一遍:哦,其实我没钱,本来要住街头檐下,荒野破庙.

    店主讥讽:哦,进店时您怎么不说呀!

    墨翟:记账吧,我叫墨翟,鲁国人,回头给您还上.

    店主:就算你真是墨翟也不行,要不,你留些东西作抵押.

    墨翟从身上取下棨牌递给店主:这铜棨牌行不行.       

    店主接过:还不够,你是两间房.

    墨翟打开包袱,取出鞋和衣,递上包袱:全家当在这里.

    店主盯住墨翟双手:还有你手里的鞋和衣,那才够凑房钱.

    墨翟:那不行,墨翟去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鞋和衣……

    陈姝匆匆下楼来:先生,您要把姝女溜掉吗?

    店主得意掂着铜牌:他溜不掉的,我给姑娘看着.姑娘,我看,这种寒酸就别跟着他了.

    陈姝看到店主手里的铜棨牌,又惊又气,甩手去抢未遂:这可是墨先生的通牒棨牌,你怎么能乱要先生的东西.

    店主躲进柜台:住店付钱,天经地义,姑娘.

    陈姝:两个人的房钱要这么多吗?    店主:攻宋在即,谁都要做些准备,姑娘.

    陈姝对墨翟:先生,他在誆骗您.

    墨翟:攻宋在即,谁都要作些准备,走吧,姑娘,铜棨比攻宋谁重要.

    店主:姑娘,我才不稀罕先生的铜棨牌,你有钱立马赎回去.

    陈姝掉转身问:多少?

店主:五十文.   

陈姝:姝女只有五文钱.

    店主:去郢都还远着呢,五文钱就留着吃些东西,熬一两天吧.  

    35.

    一组镜头:墨翟带姝女进大山林径.时有楚军浩浩荡荡北上.

    墨翟愈走愈急,饥渴煎熬,採摘山藤野果充饥.

    36.

    天幕低垂

    墨翟,姝女二人于山林路边小憩.

    墨翟:姑娘,你到郢都倒底有什么事. 

姝女对望墨翟:先生,您喜欢过我吗?

    墨翟反问:喜欢?

姝女:是的,您在泌泉边说的话全忘记了?

    墨翟转头看一眼深林:那时,美水佳景和姝女,你确实美如润玉.现在,折磨成这样子,墨翟很是心痛.

    姝女:您知道女为悦己者容吗? 

墨翟:知道,不能全懂.

    姝女:那么,在泌泉,您是真喜欢姝女了.

    墨翟:即景生情,灵泉圣水,玉女琼脂,多么美丽的享受啊!墨翟真想那就是一种永恒,毕生守之持之.

    姝女:所以,姝女就跟着您,徒步千里,想给先生守之持之.

    墨翟:我?!

    姝女:先生这么诧异,是不信还是不想?算了,走吧,别耽误先生.

    墨翟也直起身,看茫茫山林:前面是大山区,很难找到人家,我们必须为露宿作准备.

    37.

    一组镜头:墨姝二人走进山坳,找来许多柴薪.

    天黑成墨色,山风又起.两人在柴堆边依背而坐,姝女渐觉身凉.

    38.

    山里平地柴堆边.

    陈姝双臂抱胸:先生!先生!   

墨翟:姑娘,害怕了吗?

    陈姝:我冷,先生.

墨翟:哦,墨翟马上生火.  

墨翟取出火折子打火.

    39.

    林中.狼眼蓝光一道,低呜一声.不久,狼光几对由远而几近.

    陈姝看见狼光而惊呼:先生,南方的仲秋还有萤火?

    墨翟知道有狼来而忧烦,慌乱打不燃火:萤火,对.南方天暖,秋天犹夏,萤火正盛.

    狼光渐移渐近.墨翟终于点燃柴薪,照亮簸箕大一小片.

    陈姝朦胧中见狼似狗獒反而不惊惧:先生,深山野林,哪来这么多狗獒.

    墨翟专心侍火:可能是哪家贵族公子畋猎没把狗獒唤回.

    陈姝依向先生,挡住山风,火渐旺,见狼眼凶光骇人,口流涎水:先生,它们不是狗.

    墨翟:别怕,靠紧我,别让山风吹灭火光,我们就不会死.

    陈姝靠在先生胸怀忐忑不安:火灭了,我们就死?

    墨翟:是的,火不灭,人就不死.

    狼又走近,凶光倒是被火光掩去不少.墨翟专心侍火,火苗似扇,火光丈余.

    人狼相持良久,一狼猛扑二人,墨翟扑倒陈姝躲过.一狼从后面扑来,墨翟又伏头避开,狼尾股睾后肢均跌火内,扑动柴薪,火骤然烧旺,苗高三尺,山地昼明,狼声惨嚎,夹带皮毛焦臭而逃.

    40.

    月出渐高,山野清朗,.

陈姝见凶兽远去,美月东升,心情骤欢,和着山风,踏着银光,围绕薪火行舞.

墨翟尽情欣赏佳月美女,沐浴自然秋野林风,倾情吟唱《月出》: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

窈纠兮,劳心悄兮. 姝女之舞伴先生之歌更欢.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月出照兮,佼人僚兮。舒妖绍兮,劳心惨兮。

天上月更高,地上光更亮,山里风更劲,薪火舞更骤,墨姝人更欢。陈姝伴《月出》行

舞,万般娇态,千种妩媚。与先生同吟,又邀先生共舞,久久不息。

41.

郢都郊外,无心于林中晨练无心剑艺,齐姬及一众女侍观摩作陪。剑毕,众女欢拥无心。

齐姬深情赞美:先生无心剑艺又精进许多,让齐姬难辨其形,不闻其声。观先生剑如冰

川寂地,乍寒又暖;又如久行山路,林深饥渴骤饮山泉果浆,润浸舒展。

无心面无表情:无心剑艺本来无心,剑走无心,无声无形。如山风惬意;如玉之享人;

如蜜之甜心;如水之注孔。

齐姬陪同无心前行:先生无心剑如此神速递进,定有高人秘处传授,先生可是齐姬也不

肯透露半点。

无心面对齐姬:无心之剑神速递进,如那天在大王宫里骤然贪杯酒酣,无心一剑已二十

载,可能只为此墨翟而习。

齐姬展颜:是上天赐缘,一文一武决斗,前者必死无疑。那时,先生无心剑名走天下,

何愁无心无用处。

无心脸面霜色:知无心者莫若齐姬。

42.

楚王深宫,侍卫来报.

侍卫:大王,无心先生求见。   

楚王:哦,前庭赐座。

楚王鹅步而出。

43.

深宫内庭,无心觐见楚王。

无心施礼:打扰大王,无心该死。

楚王:无心先生必有要事,不必如此拘礼。

无心斜坐:墨翟即来楚国,大王何不礼敬学者,派人远迎。

楚王:他没有国君的通牒文书,只有稍高一级的铜棨牌。泱泱楚国,派人趋城而迎小国

学者,于礼不合,无心先生。

无心:大王是担心墨翟阻楚攻宋吧,担心抵不过他的非攻兼爱。

楚王被激:好,为了成全无心先生,寡人破例远迎墨翟。

    44.

夜。山虫争鸣,社稷神庙朦胧峥嵘。

墨翟牵着陈姝,摸摸索索走进山林社稷神庙。

    庙内黢黑,蛛丝勒脸,恶鼠惊吓乱窜。

    墨翟抹脸上蛛丝:姑娘,怕吗? 

陈姝紧跟墨翟:昨夜的狼都被先生赶跑,现在,神庙里有什么可怕。

墨翟:你真的不怕了?

陈姝:有先生在,姝女还怕什么!

    墨翟扫出空地,铺些干草:睡吧,姑娘。

陈姝:先生,今夜不享月不起舞?

    墨翟看外面黑抹抹一片:昨夜是山神给的精神意志,赶走饿狼。接着,又来常娥仙姑起兴伴舞。在去郢都的路上,他们和你姝女给了墨翟不少力量。

    陈姝:先生,楚王会听您的劝阻不去攻宋吗?他的军队已拔营调遣,攻宋只差一道王令。

    墨翟坐干草上:只要见到楚王,墨翟就能说服他不攻宋。

    陈姝挨着先生坐下:见不到呢?

墨翟:墨翟千里之行化为一空。

    陈姝听到蛇行哧哧声从庙门而入,娇容惊乱:先生,是什么声音?

    墨翟侧耳聆听:是蛇,是条不小的蛇。

    墨翟打亮火折子,一条巨蛇曲伸着身躯,过门槛进来:别看,姑娘。

陈姝:姝女怕,先生。

墨翟熄灭火折:你不看它,它就无形。无形之物又怎么能生出惧怕来,你也就不会恐惧。

    陈姝把头埋在先生后颈,闭紧双眼,随墨翟躺下。

    墨翟:姑娘,就这样,慢慢躺下。

    蟒蛇像主人回家,长驱直入,在墨翟身前吐吐信子,又像爬门槛爬进他胯下,悠悠地盘踞下来。

    陈姝一动不动,闭眼发问:先生,它走了吗?

墨翟叫苦不迭:这是它的家,它不赶走我们已是大幸。

45.

    清晨,官道上,行人车辆络绎不绝。楚国传令军急急骤行,大声呼叫:攻宋军情火急,行人车辆避让。

    姝女跟随墨翟避到路边,墨翟忧心如焚:不好了,楚王已下令攻宋。

    姝女安慰:先生别急,军令才从郢都来,到陈地边境至少十天半月。

    墨翟:姑娘,我们到郢都至少还要三天。

姝女:说不定刚刚去的只不过是调遣的军令,先生。

墨翟上路急行:我们还得赶赶,墨翟真不想白走这一趟。

姝女小跑跟着墨翟:先生,先生……     

墨翟放慢脚步:前面就要过汉水,姑娘。

姝女喘着粗气跟上墨翟:知道,先生,这次就是死也能过。

    46.

    汉水边。汉水滔滔不绝躺在墨翟,姝女面前。姝女见河水清澈,微波粼粼,恶水情绪无影无踪。

    陈姝欢快:先生,汉水好美,比颖水汝水更美,也更宽广。

    墨翟面上满是爱怜:河大水就急,波大浪也多,行舟撑船更是摇晃艰难,姑娘。

    陈姝回想过颖水汝水恶水晕舟的痛苦惨状,心有余悸:先生,怎么办?

墨翟:到此为止,姑娘.

陈姝:那不是让姝女吃的苦都白吃了,先生一个人去郢都,姝女也不放心.

    墨翟:这回到江中别叫掉头,掉头也救不了你.

陈姝:为什么,先生?

墨翟:汉水的一半都要比颖水汝水宽.

    陈姝遥望烟渺茫茫的江水,轻依墨翟:只要有先生的肩膀,姝女就能熬过去.

47.

汉水边,墨翟找一乌蓬船.

墨翟亲切:大爷,您可以送我们过这汉水河吗?

五六十岁老艄公打量墨陈二人:先生这是去哪?

墨翟诚恳作答:郢都. 

艄公:您是墨先生吧?

墨翟:是,在下墨翟.

艄公观望姝女:这姑娘恶水晕舟吗?

陈姝连忙作答:不,不,不恶水,不晕舟,大爷.

    艄公:姑娘总是有点晕舟,我这船有蓬,会让姑娘好受些.

    陈姝:谢谢大爷.

    艄公撑篙,墨翟牵姝女上船.

    48.

    江中,陈姝在先生陪同下驻立船头,留恋水色涟漪,青苇洲渚,氤氲鸥鹭,翠鸟似的欢呼.

    艄公摇船渐进江中,担心姝女会晕舟:姑娘,你还是进舱休息吧.

    陈姝:不,这汉水太美太迷人啦,错过多可惜.

墨翟:美是为人而美,姑娘,还是听大爷话,进船舱去. `

艄公笑赞:这姑娘还吃得苦.

    `陈姝见江中水慢慢地倒流,船渐不稳,站不住脚,摇摆恐慌:先生,先生,江水怎么倒流啦,很快就会漫进小船.

墨翟赶紧扶姝女进舱:姑娘,你又晕舟了.

    陈姝心里恐慌,唇青脸白,气喘指冷:先生.姝女好怕,这船会沉,不沉也会覆.

    墨翟扶姑娘坐下:姑娘,想些陆路上的山川美景和蓝天白云,全身心去想.

    陈姝晕舟更盛,乞求墨翟:先生,要大爷把船划回去,姝女受不了,河水很快就会淹没我们.见墨嫡晃动,姝女吓得失控:先生,您怎么啦,快,我们跳进水里游回去.

    墨翟按住姝女,大声喊应艄公:大爷,大爷.请您把船划回去吧.艄公在穿尾应答,墨翟又安抚姝女:好啦,大爷把船划回去,我们现在很安全.

陈姝想回岸的美好,心里感激艄公:大爷真好.

    艄公小心划船避浪:姑娘,你好好歇一会,我们离岸已经不远了.

    墨翟:姑娘,靠在墨翟肩上休息一会儿,我们就可以回到美丽的汉水岸上.

    陈姝:嗯,先生,您能为汉水的美留下来吗?姝女好想哦!

墨翟:墨翟不去郢都,这汉水就不会美了,姑娘.

陈姝娇喘呻吟,身体无力:姝女怕是过不了汉水,先生.`

    墨翟随着船身摇动:大爷说把你送回岸,姑娘不用担心.

    船尾艄公喊叫:姑娘,水岸在望.

    陈姝被墨翟扶到船头,凝望水岸,水草盎然如春:大爷,您错了方向,这不是我们下水的地方.

    墨翟:大爷没划错方向,我们要去郢都,姑娘.

49.

    郢都城里,鲁国公输般寓所.寓所广阔又兼楚王造云梯工场.

    造云梯的门徒工匠日夜忙碌,有人也做犁上耙制车轮,有人拉锯成料施墨削木.

    公输般观看堆积如山的云梯和疲惫劳累的工匠,很是感慨:你们都歇息一下吧,连日给大王赶造攻宋云梯,大家都辛苦了.

    门徒:先生更辛苦呀,没日没夜教我们匠艺技巧,劳心又劳力,这才叫累.

    工匠:都是为了大王攻宋嘛.

    少年门童匆匆走向公输子:先生,有位将军来了.

    公输子离开工场,进前庭迎客.

    50.

    公输般寓所前庭.

    公输般迎接虎贲将军:虎贲将军,又劳架您来,匠人鲁班实在过意不去.

    虎贲:鲁班先生辛苦了,不必过谦.   

虎贲入座,门童献茶.

    虎贲抿茶:我也只是奉命行事,鲁班先生,云梯赶得怎么样?

    公输般:大王半月前遣军攻宋,鲁般不敢迟误,日夜赶造,现已有上千云梯成货.

    虎贲急忙离座:我去看看,明天好运走.

    51.

    公输般同虎贲进工场看云梯,虎贲见满场云梯心欢不已,见无一人劳作又心生不悦.

    虎贲:鲁班先生,造云梯的人呢?

公输般:将军,连日赶造云梯,没日没夜,生活颠倒,他们真是太累太乏,趁这吃饭光景,鲁班要他们休息一下.

    虎贲:不行,不行啊.鲁班先生,要他们马上回来,攻宋云梯是迟不得的.军情火急,不得有误,云梯一到,即可攻宋.

    公输般:将军,他们真的是快支撑不住了.

    虎贲:我们打仗攻城就不辛苦,还不一样拼死拼活.你们苦,多作出一些云梯,我们打仗攻城就会容易许多,就会省许多死伤.

    公输般:好,好,好.我们赶.公输般吩咐门童去唤门徒工匠.

    门徒工匠一个个匆匆忙忙赶来,执斧削木的执斧削木;扯线直墨的扯线直墨;拉锯断木的拉锯断木;做云梯的做云梯;上犁耙的上犁耙.

    虎贲走近一上犁耙的工匠:这个先放放,现在赶云梯,打仗攻城的云梯.

    52.

    南方荆楚林野.

    山林路上,陈姝累坏趴下不动.

    墨翟扶姝女:姑娘,姑娘.唉,你又何苦呢.

陈姝虚弱无力:女为悦己者容,先生,这就是您兼爱的一部分.

墨翟观姝女倦容:谢谢姑娘能懂墨翟的兼爱.

陈姝:姝女走不动了,先生.

墨翟:总不能又在这山里过夜吧,不会每次都幸运.

    陈姝:先生走吧.

墨翟:姑娘这不是叫墨翟自己杀自己,还说你懂我的兼爱呢.墨翟搀起姝女:现在,你不跟我走也得跟我走.

    陈姝跌撞无力:先生,您拖着我,剩下这一天的路您三天都走不完.

    墨翟:把姑娘留在这里,墨翟一样是三天都到不了郢都.

陈姝依在先生身上:为什么?

    墨翟:我每走一步都会想起你留在深山野岭的情形,不断遭遇不幸,直到想到你的生命安危半途而返.

    陈姝:您可以不想我呀,先生.

墨翟:墨翟作不到,姑娘.

    陈姝:您多为宋国百姓想想,想您千里迢迢功亏一篑,他们就要遭受战火灾难,暴死战场,您就会勇往直前.

    墨翟:那同样是让墨翟功亏一篑,姑娘,只是大少不同.

    陈姝:唉,为什么楚王作为国君就不能像您一样兼爱呢?

    墨翟蹲姝女面前:来吧,天还早,背你过这个山坳,可能会有人家,或是庙宇.

    陈姝伏墨翟背上:先生的背好宽好舒服哟.

    墨翟背起姝女:舒服你就趴在那里睡一觉.

    53.

    一组镜头:林深阴晦.

    墨翟背着陈姝健步疾走.姝女趴在先生背上幸福睡着.

    54.

幽径偏僻,几十个持枪戟绿林盗匪拦路.

    墨翟喊背上陈姝不应,扭头看她:嗬,还真睡了.

    盗匪喊叫:前面过来的壮汉停一下,留下过路钱再走不迟.

墨翟直走过来:在下赶路,迟不得的.

盗匪:迟不得就快交钱快走路..

墨翟迎向盗匪而行:在下身无分文更无贵重物品.

盗匪睃墨翟一遍:好,那你留下背上的人.

墨翟:能留下她就不会背她赶路.

盗匪气恼:胆气倒不少,还真赶路呢,没把大爷我这几十号人放在眼里.盗匪暴喝:你是在赶死.盗匪用戟抵在墨翟额头上:你赶路呀,赶呀.盗匪又戾声吩咐:夺下他背上的美人,也不枉他过路一回.

    墨翟满目和善慈祥,抵着戟流着血前行.众盗匪抢夺墨翟背上姝女,他轻盈闪过.

盗匪见墨翟抵着戟流着血前进,心惊胆破,双手扶戟一步一步后退:你,你,你是谁?

墨翟:我是我,问话别这么大声,吵醒睡 着的姑娘不好.

盗匪颤栗:你是不怕死的圣人.

墨翟:死,不用怕.天下苍生焉不贪生,天下苍生焉有不死.怕死也是死,不如不怕死.

盗匪:好.我成全你.

盗匪移戟刺喉,墨翟闪身而进:你若能成全一死也好,也是一种爱.只是,别耽误我去郢都,误生误死就是非爱不义.

盗匪见墨翟移步之快而惊骇半晌:好,让你的灵魂去郢都吧,那样,你就会更快如愿.

墨翟疾走:好,那样,墨翟更能说服楚王不去攻宋.

盗匪更惊疑:你就是墨翟.

墨翟:是的,我就是墨翟.

盗匪惊,惧,感错乱而打结:是,是鲁国的墨翟.

墨翟:是的.

盗匪:你一个人能阻楚攻宋.

墨翟望身边一群人:还有你和你一帮兄弟.

盗匪:你要拉帮结派才行?

墨翟:无需拉帮,无需结派,只为爱.只要我们都爱了,谁都不会去攻谁,那么,墨翟就成功了.

盗匪让开路:你走吧,祝墨先生成功.

墨翟:你不杀我?

盗匪:杀你犹如杀自己.

墨翟:是,杀人如杀己,每杀一人必杀己一次.

陈姝在先生背上终于被吵醒,呵欠连连,妩媚百态,艳丽惊人:先生,先生,谁杀人啦.

墨翟:姑娘继续睡吧,我也该走了.

陈姝:先生,您走了,姝女怎么办?

众盗匪忍俊不禁,继而狂笑不已,有人戏谑:姑娘,墨先生走了,我们就把你抢回去作总领夫人.

55.

林野深处,一队兵马珮环玲珑,朝墨翟疾驰而来.

有人喊:前面可是墨先生?

陈姝把头埋在先生脖子里:先生,别停,他们是来抢姝女作总领夫人的.

墨翟:姑娘,你还没有睡醒呀.

陈姝抬头前望:啊,是楚国官兵.

墨翟电目注视首骑骑士:你是叫我?

骑士:您是鲁国来的墨先生吧?

墨翟立马前:是,又不是.

骑士下马:先生是怨怼大王怠慢,心里不悦吧.

墨翟:不敢,不敢,小国平民百姓哪个敢对楚王心生不悦.墨翟无凭无棨,不敢自认.

陈姝:将军眼光不错,墨先生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谁都无法假造.不知将军又有何事要耽搁先生行程?

骑士:大王有令,墨先生是难得的学者,故派末将前来迎接.

墨翟:谢谢楚王,谢谢将军.墨翟无徳无能,不敢受楚王如此大礼.

陈姝在先生背上着急:唉呀,先生,您这是赶时间,军情十万火急.

骑士高兴:墨先生是来助战的,那真是太好啦.大王有无心先生的无心剑,再加上墨先生的韬略才华,真是虎添双翼,一武一文,何愁不成霸业!

墨翟心急:哦,霸业啦,我也得委屈自己,坐一次战车.

陈姝欢呼雀跃:谢谢先生,姝女也得委屈自己,跟着您享受一下南国的快车.

墨陈二人坐车去郢都.

56.

宫廷里,歌舞升平,楚王宴请墨翟.墨翟在楚王左边,无心在楚王右边.

楚王看墨翟:墨先生学识通天达地,直至人心世道,非攻兼爱,大义不乱.寡人如得先生相助,即可得天下人心.

墨翟谦恭:谢大王.墨翟自知自明,不敢妄自称能.

楚王不悦:先生又是因何事来楚.

墨翟:大王是不是要攻宋.

楚王:是的.

墨翟:大王为什么要攻宋?

楚王饮酒:如果先生作了国君自会知道.

墨翟慷慨陈词:楚国攻过陈,夺人秋粮,杀其百姓,掠其家财.大王知其不义,然而又攻城掠地,必大不义.今宋不及楚之十一,犹如手掌与小指,掌欲握,指必屈,又有多少利可取?取小利而失大义,实为不义之乱也!

楚王:利与不利,宋还是要攻的.墨先生既然来了,何不帮帮寡人,攻宋后,不会少你的好处.

墨翟:墨翟在鲁国生活得不坏,只是,不知大王又攻得下宋么!

楚王:千乘之国难道还会攻不下百骑之地.

墨翟:大王知不知道宋国的城墙有多高多厚;连弩装备有多精多良;民气有多壮多盛.即使攻下百骑之宋,大王又会失去多少良士忠将;丢失多少物资食粮;消耗多少民心民力?

楚王:宋国城高,寡人有云梯;连弩精良,寡人有金盾甲士;民气盛壮,也壮不过千乘之国.

墨翟:大王是一定要攻宋了.

楚王:王谕已昭,军令已下,三军已遣,不攻都得攻.

墨翟:如果墨翟要阻止大王攻宋呢?

楚王蔑视:你一个文人学士,凭一人之力,这有可能吗?

墨翟不卑不亢:墨翟是用宋国和楚国,乃至中原大地老百姓的人心和生命,难道还不够阻止大王攻宋,不够阻止大王行不义之乱?

楚王:好,既然墨先生有如此善心美德,意欲拯救天下百姓苍生,寡人就给你一次机会,三日后在校场与本国的无心先生决斗.如果你赢了,本王立刻十万火急收回军令.你输了,寡人也会看在先生的学识上按令尹葬礼给你安寝.

57.

音乐再起,陈姝于场中献舞.

楚王在席间尽兴欣赏,姝女的美令他痴目如鱼珠.

姝女之舞倾迷王宫群臣,渐舞渐近楚王.

鼓乐缶声骤然而起,陈姝狂舞,如翻浪卷滚直逼楚王.突然,姝女袖剑暴长,直刺楚王眉心.

一组特写镜头:墨翟,无心二人在楚王左右身体同时暴长.无心剑和墨翟长袖同时抵裹姝女利剑剑尖.

楚王有惊无险,众侍卫围捕姝女.

楚王盛怒:她是何人,为何行刺本王?

墨翟趋身领罪:大王,她是墨翟同伴,可能是听到大王攻宋心决而牵动杀机.

楚王观望被捕捉的姝女:如此娇美柔弱似春花的姑娘,竟然对本王攻宋而动了杀机,难道真不该攻宋 吗?

陈姝被侍卫架住,怒斥楚王:暴君,你作为君王高高在上,攻国掠地只用一道王令,全不顾三军将士和被攻百姓的死活.攻陈时,也是这样的秋季,公孙朝抢割我们的麦子,难道陈地人就不要活吗?

楚王:你到底是谁,你的仇恨远远不止寡人攻宋而生出的这些.你刚才的劲力,如果不是墨先生的衣袖缠绵相托,无心先生的无心剑反而会被你的剑势震开直刺本王眉心.不但无心先生救不了本王,还会一剑两伤,必死无疑.

陈姝:你应该知道楚国攻陈后做了些什么不义的事。

楚王惊异:你叫什么名字?

陈姝凛然:本姑娘叫陈姝,巧遇墨先生来郢都就一路跟来.先生说要见楚王,我心里就更坚定.凶狼毒蛇,饥渴煎熬,舟晕欲死,这一切都动摇不了姝女的心.

楚王:哦,姑娘是陈国媯氏后裔.

陈姝:战争让王室公候都遭灾难,家破人亡,何况平民百姓.

楚王:战争自古如此,而人欲好此不疲.

陈姝:这就是你大逆不道,不兼爱,置百姓苍生的安危而不顾.

楚王:好,寡人就兼爱一回.念你是陈国宫室后裔,免你一死,赐为宫奴.

陈姝:姝女已为墨先生之妇,誓死不为宫奴.

楚王:既然如此,你与墨先生一起留在宫中,三日后胜负定生死.

58.

墨翟下榻处,外有侍卫监守,墨翟与姝女同住.

室内.

墨翟:姑娘,你本来可以免遭死罪,几时又成了墨翟之妇,让墨翟又遭罪孽

陈姝:一路走来,先生与姝女实不为夫妻,情已胜夫妻.有庙宇为房,灵蛇为媒,火折为烛,先生不要姝女了.姝女伤心抽泣.

墨翟连忙安慰:好啦好啦,姝女之美谁会嫌弃.只是,墨翟漂泊之人,何德消受.

陈姝拭泪:先生为何阻我弑王?

墨翟:我说过不让你坏我的事.你杀了楚王,驻陈将士得不到楚王班师回朝的昭令,攻宋之战即起,宋国百姓即刻遭受兵燹之灾,生命又遭蹂躏杀戮.

陈姝:先生为什么不说,姝女杀了楚王,也要连累先生处死.

墨翟:生死由天,真是那样死也就是天意.只是,我不想让自己白走这一趟.

陈姝:姝女能侍候先生此生足矣,三日后被处死,也是上天赐福.

墨翟:唉!我想想办法,我们现在都是不能死.

墨翟从房间转进厅堂.

59.

墨翟在厅堂叫外面的侍卫.

墨翟:官爷,能帮墨翟找一下鲁国来的公输子吗?

侍卫:公输子是谁呀,墨先生?

墨翟:是给你们大王造攻城云梯,那个大个子北方人.

侍卫:哦,鲁班先生是吧.墨先生跟他很熟,是想托他向大王说情?

墨翟:就说是吧.

侍卫:鲁班先生在楚国很受人尊敬,他给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做的农具又好使又结实.他还发明攻城的云梯,楚王因此很信用鲁班先生.鲁班先生若给墨先生说情,至少不会有死罪.

墨翟恭听:那是,那是.

侍卫:墨先生还不知道吧,今天救大王一命的是无心先生,他的无心剑艺无人能识,无人可敌.墨先生与他决斗,哪里有侥幸之处!

陈姝走近二人,问侍卫:今天挡陈姝之剑的人就是无心.

侍卫:是的,墨夫人.

陈姝羞涩脸赧:他出剑好快,无招无式,无形无影.姝女亲切看墨翟:先生,您真的要与无心决斗.

墨翟: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要能让楚王不攻宋,墨翟就没被母亲白生一次.

陈姝:无心之剑今日已见,先生读书之人,不识兵器,怎能侥幸迎战.

侍卫为墨翟担心:墨先生未识兵器?

墨翟:是的.

侍卫:那么,三天后,墨先生必死无疑.无心先生之剑,生者迎战必死.

墨翟哭笑:所以,墨翟要请官爷给找公输子来,现在搬救兵还不晚吧.

侍卫一起悲伤:人将死,其言也善.墨先生一身正气,在下也豁出去.至于鲁班先生来不来见您,又会不会给您去说情,在下不敢肯定.

陈姝情急,拔下发髻上的金发釵双手递给侍卫:官爷,有劳您了,请收下吧.

侍卫连忙推辞:夫人何以出此重酬,在下担当不起.

墨翟看姝女真情全露,甚为惋惜:姑娘,你还有一支挽发的金发钗啊.

姝女很是领情地看看墨翟,又看看发钗:此钗是祖辈遗下的唯一宫廷之物,是感应父辈先人生命之桥.在路上,姝女不敢拿出来换钱,就是先生的棨牌也不敢换;饥渴时吃野果,饮山水,姝女也不敢动用,总想是可以熬过来.现在,姝女只好用它来酬谢这位官爷.

侍卫推辞不脱:谢谢墨夫人,在下这就去找鲁班先生.

60.

公输般寓所,有人在装云梯,运云梯.

运梯者喊:快点,快点,云梯运到就可以攻宋.

工场里,鲁班拿着曲尺角角,这里角角,那里钉钉,生怕云梯不结实.

门童进来,走近鲁班:先生,有官爷求见.

鲁班:要云梯的吧,叫他拉走就是.

侍卫进工场:鲁班先生,打扰您了.

鲁班:要攻宋了吧,正在赶.鲁班指身边码好的云梯:这些是昨晚赶出来的,你拉走吧.鲁班吩咐工匠:你们帮这位官爷搬出去.

侍卫急了:鲁班先生,您误会了,在下只是宫内侍卫,不运云梯.

鲁班依然忙碌:宫廷侍卫到这里来,还不是给大王来催云梯,这么急,是不是已经攻宋啦.

侍卫跟上鲁班:鲁班先生,这些都不是宫内侍卫要知道的事.

鲁班停止手上的活,看着侍卫:那你来做什么?

侍卫:宫内有鲁国来的墨先生要见您.

鲁班骤然而起:墨翟,我老乡,在哪,他在哪?为什么不带他到我家里来,他做大官,摆架子是不是?读书人就是不同,一到郢都就要惊动宫内侍卫,左拥右抱.

侍卫:墨先生没有左拥右抱,他现在行踪不便.

鲁班惊愕:他惹了楚王?

侍卫:是的,墨先生不让大王攻宋,还带来一个女刺客,差一点儿要了大王的命.

鲁班丢掉手里曲尺:好,好,我去见他.快,快带我去.

二人离开寓所.

61.

宫内.鲁班随侍卫去墨翟榻馆,匆匆忙忙,牢骚满腹.

62.

墨翟榻馆,侍卫领鲁班进来.

鲁班对迎出来的墨翟喊:哎呀,墨翟,你一个读书人怎么没有分寸,一到郢都就与大王耗上.你知不知道无心先生的无心剑艺有多高深,犹如九霄的云,无人能望其后背;好比万尺的深潭,无人能探其实底.

墨翟请客入座:无心剑艺墨翟是不知不晓,不过,今日如果不是我的衣袖相助,他与姝女的剑都会刺进楚王的眉心.

    鲁班:这样,你就能打败无心先生?你可是兵器怎么拿都不知道,别心存侥幸.

    墨翟:无心的剑艺如果真到了无心境界,墨翟能死在如此空前的剑艺下也是上天恩赐.  

陈姝施礼奉茶,站墨翟身边:先生不是说我们都不能死吗?

    墨翟:是啊,我不能白来郢都一趟,让楚王得逞,让百姓遭殃.我要让无心有心,那么,我就能赢.

    陈姝:无心有心,这就是先生兼爱的高明澄境.

    鲁班:再高明也是肉不抵剑,白剑无情,还是我去跟楚王说说.

    墨翟:谢谢老乡,你公输子给楚王造那么多攻城云梯,他能不给你面子吗.

    鲁班:好了,好了,别寒碜你老乡.人生在世,天赐一技之能,总得用上吧,不然,不是自己作孽自己.

    墨翟:老乡,不急着去给墨翟求情,我们有好久不见面,说说这几年的事.

    鲁班:我在楚国不错,教了不少门徒,教他们筏木用锯,教他们做犁耙.鲁班说到高兴处:还有,还有,我做成了能飞几天不落的木鹊,等你有时间到我那里看看,看它怎么飞,怎么有趣,怎么灵巧.

    墨翟:公输子,算啦,是老乡劝你一句,别把时间花在那些无用的东西上.

    鲁班不服气:谁说没用啦,如果能把它做很大很大,又能飞很久很久,不就可以载物乘人吗!那样,打仗时,运送粮草和军队就会更快.

    墨翟讥誚:有轮的车还要马拉才能行走,你那不就成了邪术?这有可能吗?

    鲁班气馁:可不可能我是不知道,我也忙,做云梯都忙不过来.

    墨翟:就是嘛,不可能的事就别去想,给老百姓多做些有用有益的事.少做些打仗攻城的云梯,多做耕耜犁耙,辎车辕轮.

    鲁班:是,是,你墨翟是兼爱不战,能不战更好,免得枉送百姓苍生的性命.

    63.

    无心榻馆,室内,齐姬侍候在无心左右,无心脸色死灰.

    齐姬观看无心:先生今日救主有功,应当高兴才对,为何颜面如蒿,是不是齐姬侍候不好.

    无心:无心本来就无心,无心哪又知道什么好坏.

    齐姬:先生为何又有沉闷不快?

无心:谁说墨先生不习兵武,今日出手之快,在无心陈姝之上.其力道遒劲柔绵,让无心觉得剑尖如在母亲怀里慵懒无力.他竟然以一人之力化解两人千钧之剑,心不急气不喘,衣袂竟未留下任何痕迹.

        无心眼前重复出现墨翟温柔缠绵托剑.

        64.

        一组镜头:第二天早上.

        墨翟榻馆.

        墨翟室内静读.陈姝收拾房间.

    齐姬来访,被侍卫挡在门外,二人说话惊动陈姝,陈姝悄悄迎出来.

    65.

    厅堂门口,陈姝喊正跟齐姬说话的侍卫.

    陈姝:官爷,跟谁说话呢?小声点,别打扰先生早读.

    侍卫转身回答:齐姑娘要见你们,墨夫人.

    陈姝满脸羞红,迎向齐姬:姑娘要见我们,请进来吧.

齐姬随姝女进屋:我是无心先生门徒齐姬,墨夫人.

陈姝对望齐姬:别叫什么墨夫人,齐姑娘,叫我姝女就行.

齐姬会心一笑:你好美,姝女.

陈姝酾茶递茶:你也一样,齐姑娘.

齐姬抿茶:谢谢姝女.

陈姝:齐姑娘不是来说姝女美的吧?

齐姬左右看看,问姝女:墨先生不在?

陈姝往里间深看一眼:先生在书房耕读,齐姑娘要见他?

齐姬:不打扰他了.后天就要生死决斗,墨先生还能静心耕读,让齐姬由衷佩服.

陈姝脸上生出幸福:先生是读书人嘛,读书人不读书就无事可作.

齐姬看姝女:姝女真幸福,相伴墨先生一生真是人生乐事啊.

陈姝:先生只会读书,哪里懂得什么幸福.

齐姬惊忧:墨先生只会读书,为什么还要与无心先生决斗?

陈姝:墨先生是兼爱的,他说这样就能赢无心先生的无心剑.

齐姬:这场文武之战必有死伤,姝女,你不劝劝墨先生,别心存侥幸,枉送性命.

陈姝:墨先生说不是侥幸,他能战胜无心先生,并且,都不死.这样他就没有白来郢都.

齐姬:姝女,你们不知无心先生之剑技多么高深难测,远远不是昨日一剑可以窥探.

陈姝:墨先生说过,怕就怕在无心先生无心.他要给无心有心,那样,他就能赢.

齐姬:啊!墨先生的高深远远超出齐姬的想象,他的兼爱远远不是齐姬能参透的.不过,我还是要告诉姝女,你应当去看看无心先生演习无心剑技,齐姬不想墨先生这样的好人死在无心剑下.

陈姝:谢谢齐姑娘!

66.

一组镜头:早上,郢都城外弋林,针杉苍翠.

    无心晨练,舞剑如同林鸟穿射朝阳光芒,熠熠万千.

    特写镜头:无心剑无声无息,无招无式,时而断削林中金色光柱;时而飘起直刺高杆蛛丝;时而劈开针叶上坠落的露珠.凡是生者相遇相托,即刻碎裂消亡.

    67.

    弋林,陈姝于林中观,渐观渐近,浑然不知已在无心剑芒之下.特写镜头:无心剑直挑姝女眉心毳毛,金凉直透姝女脊背.姝女耸立似僵,鱼目不动.

    特写镜头:良久,姝女清楚看见晓雾凝结在眉间毳毛上芝麻大的晶莹洁白的水珠躺在剑尖上,慢慢洇湿一小块.

    无心观看花容娇乱的姝女:姑娘在偷看无心习剑.

    陈姝注视无心:无心剑无人能识.

    无心收剑:姑娘失望了.

    陈姝:没有,至少让姝女有幸欣赏到如此绝妙的无心剑艺.

    无心脸无表情:谢谢姑娘美言.

    陈姝凛然:先生敢跟姝女比剑吗?

    无心:你……是为墨翟?!

    陈姝走近一步:先生怕了吗?凭你无心剑艺应当是不怕任何对手.

    无心:我怕了?!无心似笑似哭:我会怕吗?除非上天给我一颗心.

    陈姝又走近一步:如果我给你一颗心呢!

无心看近前的姝女:你,你能给无心一颗心?!

陈姝再走近一步:只要你要,姝女就给.

无心:怎么给?除非你死.

陈姝:只要你敢跟姝女比剑,姝女就给你一颗心.

无心似哭似笑:因为你是陈国妫氏后裔吗?`

        陈姝:妫性与皇天同生,永受苍天恩泽,其心可比天地.

        无心:姑娘,收回你的幼稚,世上哪里有可容天地的人心.

        陈姝:先生是不敢跟姝女比剑?

    无心转身:无心之剑不可与生者战,遇战即死,所以无心.扭身面对姝女:姑娘

刚才看到的光柱,蛛丝,晨露,它们都是有生命的,与无心战即段身

碎裂而死.姑娘,你还要与无心比剑吗?

    陈姝:那么,就让姝女替墨先生给无心剑祭剑吧!

    无心:姑娘美如晨露,善如柔空,德如朝阳,无心能成全如此苍生,也不枉习无心剑一回.不过,无心忠告你,在没有绝对把握前,姑娘切莫妄自迎战.

    陈姝见无心欲战:慢!

    无心 :怎么啦,姑娘,现在退场还来得及?

    陈姝:姝女还有一个条件.

    无心注视姝女:是放过墨先生?

    陈姝:墨先生是不会接受姝女给他换条件,他只要楚不攻宋.姝女的条件是,在我们战过以后,在无心先生用无心剑杀死姝女之前,请先生把姝女看清楚.

    无心:为什么,姑娘?

    陈姝:因为姝女崇敬无心先生,希望姝女的美能为自己崇敬的男人像鲜花一样开放一次!

    无心:这……

    陈姝拿剑:开始吧.无心先生可不能死在姝女剑下,那样,墨先生就会怪罪姝女坏了他的兼爱好事.

    68.

    弋林平地.

    二人比剑.

    无心重新提剑,自比自划,凌厉剑花中多了美仑美奂的姝女.

    无心剑走了一遍又一遍,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夕阳西斜.

    陈姝谨记无心的忠告,如雕塑般不动,心语:从无心先生如此玄秘的剑法来看,是不允许我姝女迎战.但是,要给无心一颗能爱人和生命的心,让他杀了我姝女,让他在我的美和善里得到一颗心,我必须出剑.墨先生从未习武,就是无剑无艺,只有为宋国百姓兼爱起死回生的心;无心就是没有心,却有高超无人可敌的无心剑,只要给他心,无心有心就会无剑.那么,墨先生明天就可能取胜.

   

天边,日薄西山.

    姝女犹如金光鎏铸,美丽胜过天上圣女.

    无心终于攻出一剑,直刺姝女面门眉宇.剑尖与眉宇愈来愈近,无心愈来愈看清姝女的美.

    无心在心里狂喊:不!不!不!我不能亲手毁掉美,啊,多么美丽的生命,不!不!不!

    剑势更疾,电石雷火,牵带无心向姝女攻去.

    姝女闭目受死,悲惨往事搅乱心腑,泪水沿乌泽睫毛滑落.

    特写镜头:无心看到姝女掉下的泪变成一颗赤裸血红的心,剑势骤缓.似仙女接花,剑尖轻柔接住姝女的红心.

无心:啊,多么美丽的一颗心.

    泪珠稳稳地落在剑尖上,剑尖稳稳地停在姝女脸颊里.

    特写镜头:陈姝骤然起剑,直刺无心右手内关.无心被刺,两人两剑同时落地.剑上泪珠震飞,像一颗红心落进无心惊异大开的口里.

        69.

        天变麻色,弋林战场.

        陈姝流着泪,盯着无心流血的右腕:无心先生有心了.

        无心:姑娘为什么不杀了无心?

        陈姝:那么,墨先生明天就不能阻止楚王攻宋.

        无心:不,不是这样的.你下不了手,因为你不是无心.

        陈姝:知道就别说了.

        无心似哭似笑:无心要死都不能.

        陈姝:为天下百姓苍生,姝女崇敬的男人不应当轻易就死.

无心有感:天下苍生焉有不死,好,无心为姝女而不死.

陈姝:姝女有无心先生这样值得崇敬的男人在心里,就会幸福一生.

无心:明天,墨先生并不见得会赢无心,姑娘.

陈姝:可是,墨先生有可能打败你.

无心:为什么?……无心吼叫:不可能!

陈姝挨近无心:无心先生刚才不杀姝女就是要了姝女的心,无心已是有心人,墨先生就可能赢.

无心看娇柔姝女:无心明天必须杀了墨先生,这是楚王的意思.

陈姝看进无心眼里:只要你无心先生能,并且,墨先生明天是不带兵器.

无心:不!不!姝女,你不能这样折磨无心,你不能这样.

陈姝抓住无心右手,给他包扎:别动,无心先生.流太多血,你明天就提不起剑,无法决斗.

无心:你要墨先生明天杀了无心吧,你说服他,他一定会听你的,要他拿剑直刺无心胸口就行.

陈姝已包扎好:姝女会告诉墨先生,现在,我送先生回去.

无心看姝女:你不放心无心?

陈姝诚恳:不,姝女说过要给你一颗心,无心先生.

二人离弋林.

70.

夜.

墨翟榻馆,墨翟挑灯夜读,姝女溜进来.

    墨翟早已无心看书:姑娘,终于回来了.

    陈姝走到墨翟面前:怎么啦,先生?

    墨翟放下书本:没什么,回来就好,回来就没事了.

    陈姝:先生明天还要大战,今晚就早些时候休息.

墨翟大声:什么大战啊,墨翟什么都不会.墨翟委曲眼湿:墨翟无法战,但是,又不能死.你说,这是什么大战嘛?

    陈姝柔声安慰:用先生的有心去战无心先生的无心,首先就是先生多了胜筹.

    墨翟:其实,无心这个名字一听到就让墨翟脑皮发麻.并且,其剑艺已臻无心境界.这一回,不知我墨翟的兼爱管不管用啰.

    陈姝:先生不用担心,人岂能无心,又岂会无心.无心也会长出心来,因为他本来就有心,取名无心只是一种剑艺境界,无视天下,无物无阻.明天,先生只许空手迎战,无心必败无疑.

    墨翟惊异地注视疲惫不堪的姝女:无心也会败给墨翟,姑娘说无心也会长心,无心本就有心?

    陈姝:天下苍生焉不贪生,天下之人焉有无心.

    墨翟:姑娘今天怎么啦,比以前徒步千里还要疲乏,是不是病了?

    陈姝:歇息吧,先生,明天还要大战.

    71.

    楚国校场,三军列阵,旌旗万千,剥剥生风,气氛沉重庄严.

    围观百姓人山人海.

    楚王面南而坐,高高在上.

    墨翟从东面来,高大俊秀,衣袂飘飘,两手空空.

    无心从西面入场,右手执剑,步履轻盈,心潮滚滚.

    姝女送先生入场,退后几丈观战.姝女一览全场,满目生辉,柔情熔金.

    战鼓骤响,墨翟,无心二人越走越近.突然,无心发话.

    无心面向楚王:吾王在上,决斗者两手空空,何以与无心剑决斗.

    楚王:他不会用任何兵器,只会读书写字啊!别为难他了,无心先生.

    无心:既然如此,墨先生现在就赢了无心,有必要再战吗?

    楚王:现在只是兵器多寡有无,战非器而利,无心先生,未战言败谁能信服.

    墨翟豪言壮语:好一句战非器而利啊,无心先生,请起剑吧.

无心:墨先生,你可知道无心之剑本就无心,生者与之战,战者必死,先生何苦枉送性命.

墨翟:天下苍生焉不贪生,用墨翟之生换回宋国百姓芸芸众生,才不愧为生.

无心:您错了,墨先生死了反而能让大王更可以名言正顺攻宋,死是白死.

墨翟慈祥:无心先生错了,今天墨翟不死,无心先生也不死,天下苍生都不会死,这就是战非器而利.

无心迷惑:不可能,文武决斗必得一死.天下苍生焉有不死,墨先生,您取剑杀了无心吧.

墨翟:不,无心先生,墨翟不会伤你,更不会杀你.

无心恼怒:为什么,姝女没告诉先生吗?

墨翟:姑娘说,无心已长出心来,无心本就有心,就像所有人都有心.

无心凄恻:天下苍生焉不贪生,天下之人岂能无心啊!拿兵器吧,墨先生.

墨翟屹立不动:无心先生,开始吧.

无心心语:今日战也要死,不战也要死.可是,他不用兵器,无心怎么败死.

墨翟:无心先生,开始吧!相信墨翟,今日谁都不能死.

无心狂吼:不,墨先生,您已经赢了.

    楚王不悦:天下苍生焉有不死,无心,开始吧.不管你们谁死了,都是为楚国和天下百姓芸芸众生而死,寡人会以令尹大葬给安寝.

    墨翟:开始吧,无心先生.

    无心:墨先生,您以为您能起死回生吗?!

    墨翟:也许能,只要我们兼爱不攻就不会有死,不死就生,生生相息,天下祥和兴旺,国泰民安,也就是起死回生.

    无心:好,墨先生,无心最后一言请记住,不到先生有绝对把握战胜无心时,先生千万别起意迎战.

    一组镜头:无心随战鼓乐声起剑,自战自走,一遍又一遍演练无心剑艺.如同千女散花,凄柔绝美.忽而长歌万里,群美同舞;忽而沉牛入海,声息全无.

    墨翟被无心之剑掀起滚滚热情,忘形而进,倾刻被笼罩剑光之下.剑美热心,催泪盈眶而出,倏忽坠下.

    无心无心于剑,无心于招式,递出一剑,直刺墨翟左眼.

    剑疾无比,划线而去,划线而来,直线直击,无物无影.

    墨翟沉醉无心剑艺,恍然不觉剑至眼前.

    泪沾剑尖,如枝头雨露.剑势骤停,不抖不颤.

    墨翟骤然惊醒,抖袖拂剑,袖袂夹风直击无心右手内关,无心剑叮噹坠地.

    72.

    决斗胜负力辨,全场惊呼狂欢:兼爱非攻,起死回生……

    无心悄悄拾剑,横剑自刎.

    墨翟依然抖袖击腕,无心剑再次坠地:无心先生,墨翟说过.今日不能有死,谁都不能死.

    无心:墨先生的非攻兼爱真的能起死回生.

    墨翟:天下苍生焉不贪生.

    无心:天下苍生焉有不死,墨先生让无心比死还难受.

    墨翟:有心于死不如有心于生,今日楚王不攻宋,无心有心,天下百姓,芸芸众生又得安宁,无心先生无愧于生,应该顶天立地才对.

    陈姝喜极而泣奔过来:对呀,你们两个都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无心望向姝女:姝女才是顶天立地的人.没有你给无心的心,让有剑无心的人有心,让无剑有心的人心中有剑,以有补无,以无克有,哪又能有两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在.

    陈姝欢悦:这些都是墨先生兼爱里的智慧.

    楚王走进场中:是啊,有墨先生兼爱里的智慧,你们都成了顶天立地的人.天下苍生焉不贪生,天下苍生焉有不死!作为国君,寡人该攻宋;作为芸芸众生之一人,我不该攻宋.现在,为兼爱拯救百姓苍生,寡人昭告天下,不再攻宋!

    全场欢呼雷动,人们高喊:兼爱非攻,起死回生……

    楚王:来人.

    侍卫应声而出:在!

    楚王:十万火急传寡人口谕,驻陈三军不得攻宋,已遣军队班师回朝.

    侍卫领命应声而去,即刻一队驿军十万火急,响呼楚王口谕:三军回朝,不得攻宋!

    陈姝面对楚王:大王终于作了一件好事.

    楚王谦和大笑:寡人不只作这一件好事吧.

    陈姝:当然,不然大王何以立国呀!现在,大王与墨先生,无心先生一样,都是姝女最崇敬的男人.

墨翟面对楚王:谢谢大王成全墨翟.墨翟对姝女展露笑容:姑娘,墨翟一介布衣岂敢与大王同日而语,你不是在折杀墨翟吗!

    无心:是呀,姝女,你也在折杀无心.

    陈姝娇笑不已:姝女一个女人现在都敢与大王同日而语,你们两个男人还这样不文不武的墨家子气,是不想让姝女崇敬了?

楚王:芸芸众生本无贵贱尊卑,为天生之职而活而劳,或欢怿或痛苦.我们除了服饰有别,与他人又有何不同.

    陈姝走近墨翟:我们走吧,先生.

    无心过来:姝女要到哪里去?

    墨翟:姑娘是陈地人,无心先生.

    陈姝看无心:无心先生也想去吗?

    无心看二人:无心会打搅你们.

    墨翟:无心先生真有心了,墨翟是鲁国人,与姑娘不同路.

    楚王:去吧,无心先生,姝女是个顶天立地的女人.

    无心心欢:谢大王!

    73.

一组镜头:陈地驻军接到楚王班师回朝口谕,欢呼狂舞,云梯分发给百姓家用.

宋国举国庆贺,农事恢复.军民共欢同收,高呼:兼爱非攻,起死回生……

中原大地金秋一片泰安祥和,天上朝阳红胜火!

全剧终!

 

 

 

 

                                                                                                                                                                                                                                                                              

 

满芽写于飞龙砖屋                                       

                                                                                                                                                                                

                                                                                                                                                    

 

                                                                                                                                                                                                                      

 

  评论这张
 
阅读(2749)|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