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heng.415的博客

悦知己足矣!

 
 
 

日志

 
 
关于我

人在自然中,自然在眼中,也许是灵魂焕洗场,也许是心灵的龙汤一碗,也许智者一个笑话,看了发笑就尽情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欢迎光临李小满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5月1日  

2010-05-01 10:20:22|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5月1日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2010年5月1日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2010年5月1日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2010年5月1日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2010年5月1日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男孩

      

一.   女同桌

一日,饭堂午饭,煮饭的阿叔关心我说,慢慢吃,男孩不比女孩,应该多吃点。男孩称呼于我已是不合适,阿叔硬要给我冠上男孩名称,我心里很感激他对我的理解和美化。于是,我就想起一些做男孩的事来。

       严格说起来,没有人没情感。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正式谈过任何恋爱,并不等于内心没有情感。梳理一下记忆,一个女同桌就自然而然蹦出来。

       我个矮,一直以来是我忌讳的事实,小学的时候就是这样,所以,老师总是排我跟女同学坐。小学五年,男同桌已不记得,女同学有几个,只有一个还能想出一些事来。

       她姓刘,就叫刘芳吧。刘芳家在我们村里是当时少有的万元户,父亲刘荣是做五金生意,发家后,就从从山村里搬到我们队里开了个小杂货店,因为我们队就在村子里的大马路边,这样他的五金生意就更方便。刘芳像她父亲,圆圆的脸蛋,齐脖颈的头发,额前梳着刘海,个子比不上同龄。

       我们具备做同桌的条件,就是个子。不知老师的逻辑有没有错,小学老师大概认为我们个小的学生男女同桌不会有男孩女孩意识。就是说,比屁还小的孩子(屁大的孩子是个子正常的十岁左右孩子),就是有事也是小事。比如说,别的同学为了争宽一点的桌面,就会在桌子上不断刻划界线。我和刘芳同桌几年,几乎没划过线,更不用说争吵,大概是桌面有盈余吧。

       刘芳的成绩一直不如我,她有不知道的地方就问我,有没有帮她做过作业就不记得了。不过,她帮我做了一件事,现在还记忆犹新。因为钱的关系,我的新华字典没有塑胶外套,硬纸封面0.85元一本的那种(二十年前的价钱),时间久了就翻断了成一小份一小份的册子,有时搞乱顺序,查个字都很费工。是不是所有的女孩都很心细,小刘芳说她家里有浆糊,可以帮我把字典粘贴好。当然,我家里只有米汤水,粘那么厚的字典是不行。她把我的字典拿回家,用只有她家里面有的浆糊帮我一小册一小册按顺序粘贴好,第二天不声不响放到我的桌子里。 还记得刘芳的那双很可爱的小手手心很爱出汗,甚至于很容易弄湿纸张,所以写字和翻书都得经常擦干手才行。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忙(应该不会叫别人帮忙,因为那是我的字典,男女有别嘛),粘合好我那本破字典,非得耗掉她一个下午时间。为了让书骨结实牢固,从封面包到封底,她糊了两层洁白的皮纸。这个洁白是来之不易,因为她的小手很爱出汗,一不小心就会弄脏白纸,不知道她要在自己的小花裙上擦拭多少次手才能做到。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刘芳留了这个白给我写书名。还好笑的是,我把新华字典的‘字’写成‘自’,这个错字直到那本字典灰飞烟灭都没改。

       不知是自卑还是早熟,我家和刘芳家相隔就那么一百米左右,却很少到她家里玩。本来刘芳家租住我们队里搞集体时修建的粮仓和保管大楼,是队里甚至村里(小学教学楼除外)唯一的两层钢筋混凝土主架砖瓦楼,楼前是晒谷场,也是闲时人们的集聚玩耍处。其实,放学后我很想到那里去玩,当然见到刘芳更好。刚断脐带几天的小猪猪都会玩趴背的游戏,何况高等动物人呢,何况我都十一二岁了。可是,在她家里根本没有我的机会,不是大龄男孩围着,就是高个男孩守住,除非玩的时候缺人手。

       记得有一天下午,很多孩子聚集在晒谷场,有人提议我们玩丢手巾。玩丢手巾越多人越好玩,大家围拢一个大圆圈,丢手巾的人围着圈转,抓到谁谁就到圈里唱首歌。他们邀我玩,我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刘芳也在。玩几圈,有几个高大的男孩子到中间唱了歌,虽然是带惩罚性,他们还是唱得很高兴,因为他们得到在刘芳面前表现的机会。没多久,因为我去偷看欢乐开心的刘芳,走了神被一个丢手巾的男孩在我背后捡起他丢下的手巾,他把我推进圈子里,大家嚷着要我唱歌。这应该也是个好机会,我却好别扭不自在,觉得唱什么歌都是很丑的事。这时,刘芳的爸爸得空也蹓跶过来,站在旁边看我怎么唱歌。不可否认,小时候的我既顽皮又可爱,但是自卑和孤僻也已存在,主要是对个子和家境的贫寒,前者是对一起玩的男孩,后者是对刘芳。还好孩子们和大人都没有嫌弃我,所有的自卑只不过是我的单一行为,所以,我的内心和性格还算正常,我也有爱,我也有表现欲。不知是我对自己的歌声不自信,还是我想在刘芳面前有与众不同的表现,我用吹口哨的方式吹了一首童歌。让我难忘的是,所有在场上的人听了我的口哨曲子都是开心的,现在想起来都很感激,不仅仅是刘芳。

       要说友谊,那时候我和刘芳应该算是最纯真的了。后来,记得有一次,我们两个放学一起回家,两个屁大的孩子说说笑笑,忘记男女有别,快到家门口还没有避嫌开。其实,这样的情况很少有的,那天究竟有什么开心的事已不记得。就在这时,刚好有个中年男人看到我们,善意取笑我们说,这两公婆走在一起走得这么好,有说有笑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从此以后我们几乎不说话。再后来,我对刘芳的记忆渐渐淡化。中学时,我们不在一班。并且,没多久就有刘芳与富家子弟公开恋爱的传闻,她因此辍学。

       中学以后,我没有任何关于刘芳的消息。她父亲的生意做大了,把家搬到街上,过上富裕生活。现在,相信刘芳一定过得比我好,因为她善良纯朴。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