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heng.415的博客

悦知己足矣!

 
 
 

日志

 
 
关于我

人在自然中,自然在眼中,也许是灵魂焕洗场,也许是心灵的龙汤一碗,也许智者一个笑话,看了发笑就尽情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欢迎光临李小满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贼  

2016-12-19 12:30:32|  分类: 小说原创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      娇娇的爱

 

 

                 

 

 

喂,安蛊,什么事?难正义打开电话问。

 

                  出来吃夜宵,安蛊在电话里说。

 

                  难正义赶到夜宵摊,安蛊已经坐在那等他。

 

                  今天发财了?难正义坐下来问。

 

                  借你今天贵言,中了就请客嘛。安蛊给难正义倒啤酒。

 

                   中了多少?难正义谢过之后端起酒杯喝酒。

 

                   四千,少少啦。安蛊兴奋不已。

 

                   恭喜啦,经常中么?难正义看满桌的烧烤,你吃得了这么多?

 

                   隔三差五,今天算是最多的了。安蛊要难正义放开吃,难得开心一回,你

 

女朋友在哪,叫她过来一起吃宵夜啊。

 

         我没女朋友。难正义皱了一下眉,咽下一大口啤酒。

 

         是不是眼光太高,难正义,安蛊扫一眼热闹的夜宵摊,别人男男女女,双

 

双对对,吃得多开心。

 

         眼光高也高不过我的身高呀,难正义的语气像啤酒一眼软弱无力。

 

         别气馁,男子汉,何患无妻。安蛊端起啤酒同难正义干杯,我们为今天的快

 

乐干杯,干。

 

         工作还好吗,难正义?

 

         还行。

 

         想打一辈子工吗?

 

         想打一辈子工还没得打呢,难正义抹一下额头,这大概就是农民工的命运。

 

         那你想干什么?安蛊嚼着烤鱿鱼问。

 

         没想干什么,难正义没中奖的样子,不冷不热地说,农民,能干什么。

 

         你还这么年轻,就没一点欲望了吗?安蛊不满意难正义的样子,男人,你

 

就这么轻易放弃自己和欲望了吗?

 

         我以前就是欲望太多,被诱惑得太多,结果就是我现在的一无所有。难正

 

义似乎来酒劲了,一个人的欲望多过自己的本事,就会活得像贼一样。

 

         你的欲望很多吗?安蛊满脸疑惑,你难道就心如死灰了吗?

 

         这大概就是命吧。难正义喝干杯子,多不多,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就是

 

一个欲望和蛊惑,足够毁掉一个人的人生和命运。

 

         谢谢你的啤酒和夜宵。难正义站起来,安蛊,我得回去了。

 

         这么早回去干嘛,安蛊意犹未尽,这才十点多,是不是怕被这美丽的夜蛊

 

惑啊。

 

         难正义只笑不答,挥挥手就离开了。或许他不胜酒力,或许他真的怕被这

 

妩媚无比的夏夜蛊惑。

 

         安蛊还想趁今天高兴,等下乘着酒兴找节目玩,没想到难正义这么扫兴,

 

酒喝到一半就撤了。想到明天又是繁忙无休止的工作,安蛊喝了几杯也没心思

 

喝,结账离开。

 

         仲夏的早上凉爽舒适,新的一周,又是新的忙碌,新的开始。

 

         没有欲望的难正义,骑着自行车,迎着朝阳,去工厂。

 

         难正义真的已经没有欲望了吗?除非他心如死灰。可是,他又是绝对一个

 

活蹦乱跳的,健康动力十足的青春阳光的大男人。他能心如死灰吗?心如死灰

 

他还要去上班吗?难道他真是难正义,真是正义吗?正义能没有欲望吗?只有

 

死了的东西才能没有欲望啊。又正又反的一个人,难正义。

 

         正常人的生活,都离不开心身的劳累,这就是生存和活着的样子。

 

         难正义应该是绝对一个正常的人,还是男人,所以需要心身的劳累和工作

 

,以保持自己的生存和活着。

 

         也许,一个人活着一辈子什么都没有,可是,到头了还是会无所不有。大

 

概就是难正义的风箱,老子的风箱,因为你曾经活过。

 

         忙碌一个上午,中午下班,工厂里的工人有的回租屋,有的回宿舍,有的

 

离得远就自行找午休的地方。

 

         车间楼梯间有wifi,许多员工中午都到那里用来蹭网,用手机QQ聊天。难

 

正义没回租屋,吃了饭,也来楼梯间玩手机。

 

         推开四楼的门,娇娇和她男朋友凯丰站在窗前在聊天,难正义只好下三楼。

 

         凯丰看有人来,对娇娇说,有人来了,别说了。

 

         娇娇转身看是难正义,回头对凯丰说,没事,我老乡,难正义。

 

         凯丰看了看难正义,说,他好壮好结实啊。

 

         目送难正义下楼,娇娇说,没你年轻英俊高大啊,我们就把他当空气吧。

 

娇娇轻声细语地说,凯丰,别人都在笑我们的拖糖了耶,我们是不是该买给他

 

们吃了。

 

         凯丰,有吴亦凡的完美外貌,并且比吴亦凡还年轻许多,二十岁左右。有

 

时候不是你外貌有多美好,就会过得比别人好,就会比别人少许多打拼。现在

 

新生代的年轻人都生得俏丽俊美,比拼的地方也多了去了,幸运从不会轻易降

 

临。

 

十七岁的娇娇,人如其名,身材娇小,不足一米六。五官端正,眼睛不大

 

,披肩的头发。多完美般配的一对可人儿,相互吸引,美其名曰,爱情。

 

         世间有多少幸福的人儿,就会有多少不幸的人儿。

 

         年轻貌美的凯丰娇娇或许是幸福的,那么,难正义或许就不是幸运的。

 

         那是你买还是我买呀?娇娇想买拖糖,想在同事面前晒幸福,年轻的凯丰

 

还不知道谁买拖糖好。

 

         当然是你买呀。娇娇拍一下凯丰的手臂,嗔他一眼,难道要我一个女孩子

 

去买拖糖呀。

 

         午休的人越来越多,掩盖了娇娇和凯丰。

 

         晚上,九点十五下班。娇娇等在门口,她爸爸今天没准时来接人。本来想凯

 

丰约她,可是,凯丰不冷不热,还和二组的其他女孩说说笑笑。要他买拖糖,

 

他也不是很乐意。十几岁的孩子,总想事事顺心,样样满意,现实往往是不如

 

意的十有八九。

 

         等了好久,娇娇才看到爸爸骑着摩托来接。她跨上摩托问,是不是又跟妈妈吵

 

架了。

 

         没吵架,有点事来晚了。娇娇爸爸缓和着语气,坐稳了,娇娇。

 

         娇娇爸爸的摩托车丢下一缕烟,浸入清朗的夜。

 

         夜,慢慢地平静下来,敞开她温柔无比的怀抱。所有的喧嚣,凡尘,都被

 

她感化沉静下来。也许她会包容世间丑陋百态,也许她会孕育人间美丽人生。

 

         当人们在繁忙地工作,时间的流失就会不声不响。

 

         转眼就是周六,然而,农民工是没有双休这个概念的。私人企业主更是没

 

有双休日给工人放假的心思,他们的心里只有利润和利润,他们到现在才学会

 

资本的哲学,才知道资本的最终目的和唯一目的是利润和价值的最大化。所以

 

,农民工没有双休日,甚至没有周日,工厂主冕堂皇地厂规规定,赶货及特

 

殊情况休息日另行安排。

 

         一个农民工,没有双休日,每天加班加点工作十小时以上,一个月就那么

 

三到四千块的工资。这还仅仅是熟练工,其他还会更少许多,甚至不到熟练工

 

的一半工资。改革开放几十年,都说我们的社会现在很富有了,全国人民没日

 

没夜地工作创造财富,想不富都难嘛。

 

         周六晚上不加班,难正义五点半下班吃了饭就回租屋。

 

         难正义刷会儿微博,浏览一下新闻。隔壁201房间飘出歌声,要是能从来

 

,我要学李白,写写诗逗逗女孩……

 

    声音有点大,难正义嫌吵,敲了敲门,说,安蛊,声音可不可以放小点。

 

    敲了几次,安蛊才打开门,探出头问,难正义,什么事。

 

    声音可不可以放小点。难正义看了看满脸兴奋的安蛊,什么事这么嗨呀。

 

    安蛊回身调低声音,把难正义让进屋说,又是周末,不用加班,不用累死

 

累活,想想就开心。

 

    真羡慕你,又这么高大英俊,又这么开心快乐。难正义看着安蛊随着音乐

 

摇摆。

 

    人活着不是你这么郁郁闷闷的,该快乐时就得快乐,不然真的会被活着累

 

死。安蛊手舞足蹈,年轻就是这么活力无限。

 

    你有喜事吧,安蛊。难正义随着安蛊转。

 

    明天去广州玩,你去不去。关掉音乐,停下来问。

 

    没事,不去。难正义问,你去约会?

 

    恩,猜对啦。安蛊打一个响指,明天约会广州。

 

    是婚恋网上的,还是同城约会的。难正义也有一小点的高兴,希望安蛊能

 

成事,自己也可以学着点。

 

    管她是哪里的,有约必应。安蛊满脸的自信。

 

    羡慕。

 

    不嫉妒恨么?

 

    不。

 

    为什么?

 

    等你成功再说。


我是贼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自然而然,黄龙玉

         

  评论这张
 
阅读(101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