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heng.415的博客

悦知己足矣!

 
 
 

日志

 
 
关于我

人在自然中,自然在眼中,也许是灵魂焕洗场,也许是心灵的龙汤一碗,也许智者一个笑话,看了发笑就尽情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欢迎光临李小满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贼  

2016-10-25 07:24:32|  分类: 小说原创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义的美梦

    乘着夜色,难正义骑着自行车欣赏下班路上的风景。

 

         宽阔的马路,路灯光水一样的温柔,工业区下班的人们欢快地前行。

 

         花圃里的木槿,偶尔送出几多红艳艳的小花,绿油油的木槿叶子,尽情地舒展在

 

夜里。

 

         工厂路边巨大的招牌字,佛山的‘佛’子的灯箱漆黑。墨黑的小山包,却有一股自

 

然的清新沁入心肺。生活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超市里,人影憧憧。

 

         回到贝岭租屋。

 

         贝岭村13号,一栋4层的民居。大概是土著人第一代富裕人家的大房子,有点陈旧。

 

         用门禁打开第一道不锈钢大门,难正义进来再推开一楼大厅门,把自行车放里面,

 

然后上楼。

 

         二楼,难正义用钥匙打开第一扇铁门,再打开第二道实木门。穿过大厅,打开自己

 

的房门,算是安安稳稳工作一天的结束。

 

         民居房比出租房好,安全,安静。除了床还有一个衣橱柜,一张桌子,和椅子。

 

         对外来工难正义来说,住这么好的房子,简直是享受奢侈。十来平方的房子,有卫

 

浴,还可以享受二三十平的向阳客厅。水磨地板,光可鉴人。高大的玻璃窗,随时可以

 

与大自然亲近。

 

         忙完自身卫生,玩会儿手机,难正义美美滴躺在木床竹席上。一个人的生活,有工作,

 

有觉睡,多么惬意自然啊。

 

         难正义舒舒服服地躺着,闭着眼睛一片漆黑,无欲无求,只求做个美梦,装点一下

 

觉觉。

 

         嗡——嗡——嗡——嗡

 

         一阵机械辘轳转动的声音绵绵不断地钻进难正义的耳朵,看一下手机,快十一

 

点。工作虽然不重,从早上7点起来,到现在已经有十几个小时没躺下平平身体,

 

疲惫悄然袭上难正义。可是,这绵绵不绝的机械金属摩擦的尖锐声音,芒刺一样

 

往耳朵里钻,与疲惫金戈铁马地战斗。

 

         数数。不行。

 

         数羊。还是不行。

 

         难正义象一只烤全羊,被尖锐声翻来覆去地烤着。

 

         睡不着啊?

 

         迷迷糊糊中,难正义听到有人问。

 

         嗯,你是谁?难正义看到一个高大的白衣男人进来。

 

         住你隔壁,我们是邻居,叫安蛊。男子站在椅子边说,我可以坐下来么?

 

         可以,请坐。难正义端坐床上,正视安蛊。

 

         安蛊高大挺拔,年轻英俊,眉目端正。双眼炯炯有神,看着难正义不忽不闪,亲兄

 

弟一样和善。衣着朴素,衬衣长裤,皮鞋都还没脱。

 

         刚回来吗,难正义问坐椅子上的安蛊。

 

         早了也睡不着呀,安蛊把椅子往床移了移,双膝触着难正义睡的木床。

 

         现在就能睡得着了吗,难正义无遮无掩裸在安蛊面前。

 

         安蛊看着似乎横长着的难正义还是有点点小惊呼在心里,他通体肌肤细腻如女人,无

 

痦无疣,棱角清晰,几乎人见人爱。后肩肌肉高耸如山,双胸如土邱坚突。双臂有碗口粗,

 

大腿有把桶大。盘坐在床上,弥勒佛一样,方方正正。

 

         把自己塞满,就能睡着。安蛊轻声细语回答难正义,塞满到再塞不进任何东西,就

 

能很快睡着。

 

         怎么塞,难正义疑惑地看着安蛊。

 

         你一天的工作和生活还塞不满你的身心么?

 

         再塞满也不是金钟罩啊!这嗡嗡嗡的尖锐声是随着空气进来的,你的身心能塞满填

 

死到不进空气?

 

         不能。不过,你尝试把自己身心塞得满满的,至少会让它很难挤进来,这样就会很

 

快入睡。安蛊交叠双股,你叫什么名字?

 

         难正义,难正义说,不是nan 正义,是ning正义。

 

         难正义。安蛊学难正义念两次,难正义,给你取名字的人期望很高,你喜欢吗?

 

         正义谁不喜欢,难正义问,安蛊,正义真的很难吗?

 

         正义难与不难,就是自然与不自然。安蛊说,自然无害的都是正义的,你说难不难

 

吗?

 

         这尖锐的嗡嗡声算不算正义?

 

         嗡嗡声不具备正义载体。

 

         难道它是正义的,难正义很迷惑,可是它们让我们睡不着觉。

 

         它们是500米外,公路旁边皮革厂的三台蒸汽机发出的。安蛊轻轻说,它们只是机

 

械日夜不停地自然运转,除了它们的主人,你我去停转都是不正义。

 

         为什么?

 

         因为会伤害它们主人的利益。

 

         它们伤害我们为什么就是正义,不公平啊!

 

         难道就只有我们俩住这,公不公平,只是个接受不接受,正义也是如此。安蛊很淡

 

定,伤害我们不是嗡嗡声,它们只是工具,给主人创造财富的工具。况且又没偷又没

 

抢,你能说谁正义不正义。

 

         到底谁给了我们不公平,不正义。难正义象孩子看着父亲,看着安蛊问:难道我们这么深更半夜

 

被刺着睡不着不算被伤害吗?

 

         你无缘无故被子弹伤了,难道要怪枪和子弹么?安蛊面带微笑,难正义,不难正

 

义,现在塞满了吧,可以睡了。还有,你有点强迫症,为什么你非得要去听那嗡嗡嗡的

 

机械声。

 

         塞得差不多了,难正义勉强挤出笑容,可能正义真的有病,有强迫症病。

 

         难正义送走安蛊,掰两坨口香糖塞进双耳,希望快点入睡,做个美梦。

 

         一阵风吹来,难正义前面崇山峻岭,蛮荒之地渺无人烟。

 

         妙龄少女乘风而来,与难正义亲近,携手共进。

 

         青山绿水,如万丈迷宫,难正义猴急猴急,怎么都不能得门而入,总是被兜着挡着

 

进不去。

 

         少女温柔指点,莫慌张,慢慢来,好,顺着我这样就对了。

 

         难正义环膝抱胸,婴孩般的睡姿应该是最舒服,最幸福了。

 

         风,徐徐地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亲拂着难正义的肌肤。

 

         象母亲拂着自己的孩子,希望他一生能够安安稳稳,快快乐乐。


我是贼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老子问道,天然黄晶摆件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