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heng.415的博客

悦知己足矣!

 
 
 

日志

 
 
关于我

人在自然中,自然在眼中,也许是灵魂焕洗场,也许是心灵的龙汤一碗,也许智者一个笑话,看了发笑就尽情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欢迎光临李小满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贼  

2017-01-02 12:35:22|  分类: 小说原创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    l撩妹之后

 

        

                  

 

 

 

 

 

欣欣没有放弃安蛊,或许被安蛊的真心实意感动,想跟安蛊处朋友。他竟

 

然买那么好的那么贵的龙眼来见她,虽不是千里迢迢,也是百里以外啊。所以

 

,她给安蛊发短信,约他周六在珠江河边见面。

 

         周六,安蛊是没得休息的,可是,美女有约,不能不去啊。虽然还没对上

 

眼,多见一次面,就多一些成功的几率啊。也许好事多磨,万一能牵手成功呢

 

,那可是多么幸福的事啊。美女,爱情,就像天使,谁能躲过她们的诱惑。

 

         安蛊上午就请了假,吃了饭就回贝岭村,修饰下自己,准备去广州见欣欣。

 

         收拾停妥,准备出发时,安蛊看有没有欣欣新发来的短信,以便确定去哪里

 

。可是,没有新短信,安蛊赶紧发信息。我准备出发了,在哪见面呀。

 

         安蛊双手紧紧握着手机,等待欣欣的短信。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安蛊心里急得团团转。去还是不去,去又是去哪里?珠

 

江河边,广州的珠江河如蜘蛛网一样交流纵横,能去哪里等欣欣啊。

 

         打电话,像上次一样,不接。

 

         等。

 

         发短信。

 

         还是等。

 

         打电话,不接。

 

         等。

 

         还是发短信,欣欣,我们在哪里见面啊,没地点,我怎么来呀。

 

         没回复。

 

还是只有等。

 

如此反反复复,不知多少次。安蛊从焦急到焦虑,不接电话,不回短信,

 

什么情况嘛?不会出什么事吧?安蛊捧着手机,捏出了汗。去吧,太盲目。真

 

不知道该去哪里,不去,又不知该干些什么。

 

         安蛊就这样在屋里干等着,等着欣欣天使的回音。

 

         两小时后,终于电话响,安蛊看手机,是个0551的陌生电话。安蛊接通

 

电话,原来是红豆网的客服。安蛊问什么事。

 

         你好,请问是安先生吗?

 

         是,请问什么事?

 

         你是不是在红豆网注册了。

 

         有吧,有事么?

 

         我是红豆网的红娘,想问您需不需要VIP服务。

 

         什么服务?安蛊看一下时间,担心错过欣欣的消息。

 

         就是给您牵线搭桥,线下约会见面一对一服务。红娘娓娓动听地说。

 

         要钱吗?安蛊问出心底里的话。

 

         当然要钱,这世上哪有免费服务的。红娘很专业,很职业,很温柔地说。

 

         要多少钱?安蛊确实想找个女朋友,确实是想方设法。

 

         四千。红娘听出安蛊的饥渴。

 

         以后再说吧。安蛊挂断电话,他还在等欣欣的消息,虽然每过一分钟,他

 

的心就会冷一分,但是,他不想放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安蛊从房间到客厅,握着手机,来来回回地走。

 

         西边的太阳从巨大的铝合金窗照进房间,安蛊越来越感觉燥热,他只好拉

 

上窗帘。打开电脑,从网上看有没有欣欣发来的消息。

 

         没有。更新还是他们上次约会的信息。手机联系上以后,就没有更新过。

 

         时间越来越晚,安蛊渐渐地熄灭自己的希望,对欣欣见面的希望。他拿出

 

《神曲》想看看,翻了几页,没法静下心来看,看不进。他这时就像迷路的蚂

 

蚁,这个碰一下,那个碰一下,自己根本不知道做什么好。当然,即然已经是

 

迷路了,也只得看一个方向走下去。至于对错,结果,到最后才能确定。

 

         电话有响,安蛊赶紧打开,还是0551先前那个号码。

 

         你好,请问有事吗?安蛊不情愿地问。

 

         安先生,您需要线下服务的话,我们可以马上给您安排。红娘很热心。

 

         我在佛山,你们是哪里?安蛊又想又不想,四千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成了是,找个老婆,花个几千上万,都是应该。不成的话,成千上万的钱就打

 

了水漂。

 

         佛山我们也有会员在那,四千块,我们会为你服务三次。红娘像天使一样

 

,知道安蛊已经在想了,只被钱噎着,不敢出声,所有想方设法为他降低成本,

 

增加次数。

 

         ……安蛊气都不敢大声出,说不想吧,算了吧,实在是有背人之常情。想

 

吧,你又能拿出什么来想。四千,虽然有,安蛊还是没法慷慨。也许安蛊不够

 

男人,也许诱惑不够。

 

    安先生,你到底想不想找女朋友啊?红娘似乎不满意安蛊的磨磨蹭蹭。

 

    ……安蛊想关掉手机,可是,他实在想找个女朋友。

 

    你想找个女朋友不花钱,那是不可能的,安先生。你都多大了,还没女朋

 

友,还没老婆,你就不想吗?红娘的声音很年轻,她很自信安蛊不会挂她的电

 

话,因为她很自信自己了解男人,了解安蛊的需要。也许她成功了很多次,所

 

以收入不菲,底气十足,把自己养得漂漂亮亮。

 

    安蛊耳朵都听出茧了,从房间到客厅,他反反复复地走。红娘的话虽然越来

 

越难听,可是也是实话。站在客厅里,安蛊听到有人插锁孔的声音,他只好挂断

 

电话。

 

    难正义推门进来,看到安蛊就问,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下班了呗。安蛊边说边往自己房间走。

 

    安蛊进了房间就锁上门,看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他心里一阵失望和微痛

 

袭来,终于还是没等来欣欣的第二次约会。也许他们没缘分,也许他们根本就

 

不是那回事,安蛊不想再去想那些,有些事不明白比明白要来得舒服。就如红

 

豆网的红娘说的,找女朋友不花钱是不可能的事。

 

    今天周六,是香港六合彩开奖的日子。

 

    有句话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安蛊痛定思痛,既然失去了欣欣的约会,

 

那么今晚把为约会准备的一千块钱全押下去。中了奖,发了财,也算是一幅镇

 

痛剂。这个世界上有完全无痛感的镇痛剂吗?金钱,美女,天使,欲望,哪里

 

痛就贴哪里,也许真的管用。

 

    安蛊想美女安慰的欲望今天是很难实现,失落和痛苦肯定难免,所以,想

 

赌一把,赢回来一点钱来替换一下,也许就不痛了。

 

    废寝忘食,看了两小时马报,安蛊信心满满地下楼出去,下注。

 

    十点的时候,难正义的电话响。

 

    喂,安蛊,什么事。难正义打开电话问。

 

    难正义,出来吃夜宵。安蛊舌头有点打转,喝了不少酒。

 

    难正义想不去,可是,他可能已经喝醉,一个人怎么办。当难正义赶到安

 

蛊的桌子边时,安蛊在跟别人拉拉扯扯,嘴里囔囔,陪我喝酒,美女,陪我喝酒

 

,美女。

 

    临桌的美女有人打电话,很快就有几个年轻男人跑过来,拿起啤酒瓶就往

 

安蛊头上砸。

 

    难正义冲过去,抱起快要倒地的安蛊。年轻人举起的酒瓶没法收住,砸在

 

难正义头上。

 

    难正义的头嗡一下就黑了,他撑着桌子问,你们这是干嘛,干嘛打人?

 

    他耍流氓,要我们陪他喝酒。一个女孩指着安蛊说。

 

    打他,竟敢调戏我妹。一个年轻小伙操起一把塑料椅子往安蛊头上砸。

 

    难正义把安蛊按在桌子下,塑料椅子砸在他背上,哗啦啦一片烂响。

 

    喂,不要打了好不好,没看到人家已经醉得不轻。难正义站起来对三个姑

 

娘说,对不起,姑娘们,就原谅他吧。

 

    不行,这种人不把他打醒,下次喝醉还会发酒疯,侮辱女孩。一个男孩操

 

起圆桌,来砸安蛊。

 

    醉醺醺的安蛊根本不会躲避,拖开他已经来不及,难正义只好举起拳头

 

,迎上去。桌子砸烂了,难正义对姑娘们说,对不起,姑娘们,叫他们别打了。

 

    他是你什么人。一个女孩问。

 

    朋友。难正义说完甩甩手臂。

 

    他竟然有你这么好的朋友,看在你的份上,今天就这样了。说完她就带着

 

一群年轻孩子走了。

 

    难正义扶起安蛊离开,却被年轻的摊主叫住,嘿嘿,别走,他还没给钱呢。

 

    多少钱,老板。难正义回身问。

 

    他吃的喝的一百,你们打架打烂的桌子椅子,两百,一共三百块。

 

    这么多?

 

    打烂东西要陪嘛,是不是?

 

    一把塑料椅子,一张小圆桌就要两百?

 

    我去买不要人工,给你们打架打得这么爽,不要服务费呀?

 

    难正义无话可说,赔了钱,把安蛊送回租屋。

 

    难正义一边给安蛊清理,一边问,干嘛喝这么多?

 

    开心。安蛊撇着嘴说。

 

    开心还说话带着哭腔?难正义把安蛊扶到床上,输了多少钱?

 

    一千。

 

    你身上有这么多钱?

 

    准备去见欣欣的钱。

 

    冤枉钱冤枉用,不就是一千块钱嘛,不也是你上次中奖的钱嘛,女朋友这次

 

没约到,下次还可以约。干嘛这么心痛,这么折磨自己。

 

    你去试试看,有人约会却没地方去,买马把钱又输光光,还被别人取笑奚落,你

 

会怎么样。

 

我是贼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太阳黑子,谁要
  评论这张
 
阅读(10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