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heng.415的博客

悦知己足矣!

 
 
 

日志

 
 
关于我

人在自然中,自然在眼中,也许是灵魂焕洗场,也许是心灵的龙汤一碗,也许智者一个笑话,看了发笑就尽情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欢迎光临李小满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贼  

2017-01-23 10:30:10|  分类: 小说原创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    大腿根部

 

 

 

   正义,在干嘛呢?

 

                   闲着呢,有事吗?难正义在上网,接到哥难正根的电话。

 

                   没事,打电话聊聊呗。

 

                   近来忙吗?难正义走到客厅打电话。

 

                   还好,今天休息,就给你打电话。难正根问,你在工厂怎么样,有事做吗?

 

                   有事做。

 

                   工资怎么样?

 

                   三千左右,还每天加夜班。

 

                   那很低呀,我这个月都四千多。

 

                   计件嘛,我做事没别人快,别人也有四五千的。

 

                   父母身体怎么样,哥。

 

                   都上了年纪的人了,还能怎么样,老爸是越来越瘦了,他还要种田呢!难

 

正根在农村老家,一边做农活,一边在镇里做工。

 

         是我没用啊。难正义想到年迈的父母还不能安享晚年,心里就羞愧难当,连

 

连自责。

 

         正义,老妈今年大寿,她说她到那天就到外面去,随便吃点就算了。天气越

 

来越热,难正根吹着风扇。

 

                   那怎么行,至少也要跟老爸一样办酒席,亲戚邻居总要来的。难正义感觉

 

老妈好委屈,辛辛苦苦一辈子,做个大寿都不想热闹一下。

 

         跟老爸一样办酒席,那得我们一起出钱,你准备多少?难正根也知道老妈

 

只是不想让几个孩子花钱,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老人家节俭惯了。

 

         要多少我出多少,等我那宝贝卖出钱来,我接老妈来广州看看。难正义看

 

看屋外晒得发白的地,总想豪迈一次,不再是做白日梦。

 

         你那石头怎么样了?难正根听弟弟一说,笑了笑说,你那石头是什么来的

 

,真能卖到钱吗?

 

         鸡血石和黄玉啊。

 

         我不懂,怎么卖呀,卖多少钱啦?

 

         展览拍卖。

 

         免费的吗?

 

         要交钱的。

 

         你交了多少?

 

         难正义被难正根问得不敢说话,如果让父母知道他一下子给别人那么多

 

钱,老人家这么多年都没积攒到的钱,被他送给别人,不知会有多么生气和伤

 

心。难正根问了几遍,难正义求哥先别告诉老爸老妈,等钱回来了再说。

 

         那你到底交了多少啊?难正根总觉得难正义不靠谱,大手大脚,只知道往

 

前冲,不看看清楚是实地还是陷阱。同时也很怜惜自己的弟弟,这么多年,一

 

个人风里来雨里去,栽了不知多少次跟斗,快要神魂颠倒不成人形了还不死心。

 

                  两万多。难正义终于舒了口气,因为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秘密,也等于分

 

担了他一些。同时他很恨自己的无能,这么点钱就把自己压得直不起腰来。

 

         要不要跟老妈说说话。难正根听了心里也堵堵的,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

 

伙,不知道给了多少次这样的钱给别人,结果总是有去无回而欲哭无泪的样子

 

,看了就要人伤心。难正根不忍心在弟弟柔弱的心脏上在砸冰块冷水,所以岔

 

开话题。

 

         难正根拿着电话到处找老妈,从自个的屋里找到老大的屋里,最后在老二的

 

客厅里,一群人围着老妈。正义妈听到正义打电话来了,她挤出人群,从正根

 

手里接过电话。

 

         喂,是义伢子么?正义妈好久没听到正义的声音了。

 

         是我。难正义没由来的委屈的想哭,可是他不能在妈面前哭,他已经不是

 

孩子了,既然是自己一个人做的事,那么自己就一定要扛得住。难正义爽朗地

 

笑出声,妈,你身体好吗?

 

         好,妈身体好。正义妈身体还算硬朗,活了一辈子,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正义了,义伢子,怎么出去几个月都不给我打个电话,你现在怎么样啊?

 

         现在在工厂里,跟表嫂他们在一个厂。难正义尽量说些让老妈放心的话。

 

         生活怎么样?正义老妈没去过广东,没经历过工厂的生活。儿行千里母担

 

忧,她看不到的地方,怎么会不担心。

 

         这个工厂生活还可以,两荤一素,还有汤。难正义美美滴述说工厂的生活,

 

让自己老妈宽心,工作不是很累,每个星期还有一天休息。

 

         你也别太节省了,有空自己也买点好东西吃,要注意身体。自己生的孩子自

 

己知道,正义妈知道这个义伢子,花钱大手大脚,吃穿却又舍不得。

 

         妈,你也别太省,别总买别人选出来便宜的烂水果,吃了对身体不好。你

 

们都这么大年纪了,想吃什么就买。

 

         义伢子,你那石头现在怎么样了?

 

         放在广州卖。

 

         还没卖出去吗?

 

         你以为是卖一蔸白菜,一下子就卖出去了。

 

         那要卖很多钱,卖很久吗?

 

         半年。难正义心里开始打鼓,不知道跟老妈这么说好。

 

         正义啊,冤枉钱现眼前,辛苦钱万万年。你还是好好地在工厂做事,挣点

 

钱娶个老婆,别东想西想了。正义妈见一屋的人还在等她,就挂了电话,去忙

 

她的事。

 

         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坐在条凳上 ,他奶奶扶着他说,黄大奶奶,你帮我

 

孙子看看这褡疖。

 

         正义妈捋起小男孩的短裤裤管,直到大腿根,露出一坨突出半个鸡蛋大小

 

拇指长的疖子。其实,就是淋巴发炎,病变肿起来了。正义妈用手摸了摸,硬

 

硬的,心里想着,这才开始,她能治好。于是放心地说,没事,等我帮他剁了,

 

就会好。

 

         褡疖,就是生在大腿根部淋巴里的疖子的俗称。别小看小小的一个褡疖,

 

虽然不是常见,生起来还有点不好受。如果不赶早治疗,发炎成脓就更是难受

 

,打针吃药,非得等到流干全部的脓血才会痊愈。少则十天,多则半月才能正

 

常。难正义的老妈会剁褡疖,周围邻居都知道她的这个绝技。并且,只要她看了

 

说没事,剁好一个褡疖完全是免费的。

 

         正义妈找来一把又旧又钝的斧头,锋口有几毫米宽的斧头,擦干净灰,蹲

 

在小男孩面前,默念了一会。她左手轻轻抓住褡疖,右手抓住钝斧头,在疖子

 

上印了几下。

 

小男孩被剁得想哭,痛不是怎么痛,痒不怎么痒,还没哭出来,正义妈就

 

说好了,没事了。

 

         小男孩的奶奶拿出五十块钱给正义妈,正义妈说什么都不肯收。她说,我

 

妈传口诀的时候就嘱咐过,不准收钱。这不是什么大手艺,能剁好一次褡疖,

 

也算是修一次因缘。如果要了你的钱,师父不高兴了,我就要背祸根,遭报应。

 

         那我怎么答谢你嘛,黄奶奶。小男孩的奶奶也是听别人说的,就从隔壁村

 

赶过来。黄奶奶,你就收下这点点钱吧,反正带他去看医生也是要钱,我孙子

 

最怕打针了。

 

         实在过意不去,你就给六个鸡蛋吧。围观的邻居有人提议。

 

         小男孩的奶奶虽然将信将疑,可是周围的人都是这样说的,有人生褡疖,

 

就带去黄奶奶那里。但是要趁早,去迟了,变软化脓了,就不给剁。小孙子这

 

才两天,已经肿起大拇指高了,如果给剁好了,那得小了多少疼痛啊。所以,

 

听到黄奶奶说好了,她就由衷地拿出五十块钱来。可是,黄奶奶不要钱,她只

 

好听邻居的,去买六个鸡蛋来酬谢。

 

         正义母亲送小男孩祖孙俩离开,走着阳光下,一阵阵热浪扑面而来。小男

 

孩扒开双脚走在前面,感觉裤裆里比来时轻松不少。正义母亲叮嘱,别让他着

 

凉了,否则会加重。

 

         夏天的乡下一片欣欣向荣,田间绿油油的禾苗,山上青葱葱的树林,在骄

 

阳的抚照下,所有生命都在欢快地成长。小灰鸽在歌唱,麻雀在叽叽喳喳,黄鹂

 

在尽职尽责。夏天了,小孩子喜欢耍水,黄鹂就每天叫喊不停,细伢子莫在塘边

 

,细伢子莫在塘边。

 

         正义母亲送走客人,顺路就转到自家的水稻田,看看转青的禾苗,看看要

 

不要放水进来。七八十岁了,挣钱的体力活是干不来了,她还是不想闲着。她

 

日夜都想着自己的任务没完成,义伢子还没成家,总得为他做点准备。日常生

 

活能不花钱就不花钱,有点点钱,她就想方设法积攒起来。作为中国式母亲,

 

正义母亲是完全合格的母亲,普通而又伟大。她头上的银发,一根一根地在增

 

加,皱纹在慢慢增多加深,她丝毫没放在心里。

 

         走在田间地头,正义母亲也是感慨万千,弹指间,几十年。从年轻的时

 

候的赤贫,到现在的儿孙满堂,平常人家有的,她都有了。虽然是穷苦人家,

 

但是,心里过得踏实,不亏欠,不偷盗,一辈子过得堂堂正正。就如这田里的

 

禾苗,端端正正地成长才算正常,才不怕飘风暴雨的吹洗,最后才能抽穗成谷。


我是贼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自然的智慧和美

  评论这张
 
阅读(14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