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heng.415的博客

悦知己足矣!

 
 
 

日志

 
 
关于我

人在自然中,自然在眼中,也许是灵魂焕洗场,也许是心灵的龙汤一碗,也许智者一个笑话,看了发笑就尽情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欢迎光临李小满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贼  

2017-01-30 09:47:00|  分类: 小说原创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   生死蛊惑

 

 

 

    同是一片天,变化还是有大小。

 

                   难正义的家乡,农村的变化真的不大,除了房子都变成崭新的红砖混凝土 

 

多层式楼房,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式生活,依然简朴地保持。也许有些新技

 

术上的应用,但是,人类改变自然的力量还是缓慢而有限的。

        

         在南方,在广东,它们的发展和变化,可以用得上天翻地覆。所谓的城镇

 

化,就是让旧式的农寸不复存在,让城市无缝连接。行走在马路上,除了看到

 

连绵不断的高楼大厦和呼啸往来的汽车,就很难看到郁郁葱葱的稻田禾苗。谁

 

能说它们发展不正常不自然,有全国最高的GDP数字支撑着,谁都得心服口

 

服。事实也是,广东人大部分都过上经济发达社会的高质量的生活,其它偏远

 

农村无法奢望的上等人的生活。发达社会的飞速发展,离不开科学技术的提高

 

和应用,也离不开劳苦大众的奋力工作,外来工或农民工也有不可或缺的力量

 

和贡献。

 

         阳光正好,生命不息。

 

         难正义和安蛊骑着自行车,出去看看这片还不属于他们的风水宝地。这里

 

始终还不是他们这类人的归宿地,除了一间容身的租屋,和一份雇佣工,他们

 

几乎一无所有。唯一能牵挂的还是那个在农村的家,就算没结婚,也还有父母

 

和其他亲戚朋友。他们就像漂在水上的浮萍,随波逐流,也许极不情愿,也许自

 

然而然。扎根下来的稳定生活,成家立业繁衍子嗣的正伦生活,永远会是他们

 

向往和追求的生活。这就是他们这类人的梦,为了这个正常而美好的梦,他们

 

要不惜劳作,不辞辛苦,喷发自己的青春热血和活力。

 

         休闲时光,有钱人就去游名山胜地,没钱人只好周围走走看看。

 

         一条条宽阔的高速马路,一座座宏伟的高架立交桥,一片片崭新的小区楼

 

盘,看得难正义和安蛊眼花缭乱。路边的花圃,玉兰花开的正欢。一片片绶带

 

一样的深绿长叶,一朵朵洁白雪亮的兰花,六开的瓣,吐着淡黄的蕊。只要你

 

路过,她们就会展示自己的高雅清纯抚慰你尘垢的心身,让你清爽澄净,流连

 

不已。

 

         安蛊看见稀奇古怪的花花草草就不停地拍照,难正义不断地提醒他,注意

 

安全。两人有说有笑,走走停停,走进一片山林。

 

         一路进去,有水的地方被圈起来,养着鸭子。一群群白色的鸭子游来游去

 

,追逐着,嬉闹着。水边的竹子,一簇一簇的翠绿,倒影在水里,碧水蓝天,美

 

不胜收。一阵阵风拂过,碧波荡漾,花香鸟语,难正义和安蛊真羡慕一群群鸭

 

子能享受如此幽梦仙境。

 

         难得一座小山,也被开发不少,再往里面就是大学城区。一座座大学,依

 

山畔水而建,灵秀幽静,可谓天堂学府。

 

         大学城区之外,也有其它的产业园地,有种植园林花草的。

        

         难正义和安蛊往林深处,两旁的桉树笔直高挺,像卫士一样整整齐齐地排

 

在路边。偶尔经过一片花草园林,主人经营得繁花似锦。几亩地的园林,花草

 

树木,盆景树苗应有尽有。蝴蝶兰,月见草,长春花,龙船花,数不尽的苗圃

 

花草,绿郁郁的喜人。

 

         山上的路蜿蜒曲折,也有许多不知名的杂草灌木,为这一座翠绿的山林描

 

红添绿。

 

         安蛊在一个拐弯处停了下来,走到路边一棵桉树不停地用手机拍照。拍完

 

桉树,又拍周围的景物。难正义跟上去问,安蛊,这些很美吗?

 

         凄美,痛彻心扉的美。安蛊指指面前的小提桶粗的桉树说,你看它,两米

 

一下的地方,被勒了四次,长出四圈圆鼓的树瘤。深深的勒痕,那该有多痛。

 

一次又一次,它都无声地忍着,就这样漫长而坚定地成长着。多少年了,它长

 

到现在一二十米的冲天大树,它想用成长来掩盖心身的痛,可是,伤口太大,它

 

没做到。

 

         难正义走近那颗棵痛彻心扉的树,至少四次被人为地用铁丝之类的硬物勒

 

紧过,一道一道手指深的勒痕,树瘤都没法淹没。难正义仰望这棵大树,皲裂

 

下来的树皮告诉他,它几十年来的成长多么不容易。

 

         树的旁边有一片废墟,那是曾经有人住过的痕迹。也许这棵树的勒痕就是

 

那废墟以前的主人生活留下的痕迹,牵铁丝凉衣服等等生活留下的痕迹。人在

 

自然中生活,难免要占用自然物,所以伤害在所难免。何况是一棵不会说话的

 

树,勒得这么深痛,却得不得任何怜惜和理解。生活在这里的人走了,他们的

 

一时方便舒服和不经意,不小心伤害这棵树整整一生。

 

         树,也许没有意识,没有生老病痛的意识,但是,作为一个自然界的生命,

 

其灵魂应该还是有的,就是存在。所以,安蛊对它的悲悯哀怜也许是灵魂的对

 

撞,是生命与生命的对话。安蛊还在那里肃穆,也是束手无策。自然界的每一

 

个生命,其生命的征途都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从生到灭,从有到无,有的

 

甚至存在的机会都没有,何况这么一点点伤痛。

 

         走啦,安蛊。难正义抽出思绪,叫安蛊离开。看安蛊一动不动地沉在那里

 

,难正义走到他身边说,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啊,要救这棵深陷痛苦的桉树?

 

         安蛊没理难正义,扭头看到旁边一块树身上包满白蚁窝,拿起一根树枝,

 

哗哗地拨下一片新土。树干上,一只只胖乎乎的白蚁一惊一乍地慌乱地上下窜

 

动,好像遭地震似的大灾大难。

 

         安蛊,你在干嘛?难正义见安蛊没跟上来,远远地问。

 

         这里有很多白蚁,难正义,快来啊。安蛊很自然正常地叫难正义过来帮忙

 

灭白蚁,要救这棵高大挺拔正直健康的桉树。

 

         这白蚁不都被你撵死啦。难正义走过来,看地上落了一片被安蛊用树枝撵下

 

的白蚁,有的已经被撵碎,有的掉在地上,仰面挣扎。虽然看不到血腥,小白

 

蚁的痛苦挣扎实实在在映入难正义和安蛊的眼睛。

 

         它们该死。安蛊还在撵树上的白蚁窝。

 

         为什么?难正义似乎在刁难安蛊。

 

         它们要吃掉这棵大桉树的皮,让它活不下去。安蛊的爱之深,恨之切,用

 

力扫树上的新土窝。

 

         为了这棵桉树,你就要杀死这窝里成百上千的小白蚁?小白蚁也是生命啊

 

,安蛊?难正义似乎无动于衷,小白蚁好不容易找到立身活命之地,你凭什么

 

要把它们赶尽杀绝。

 

         对,难正义,帮忙啊。安蛊斩钉截铁,要难正义一起上。

 

         安蛊,我们只是路过,干嘛要替这棵树强出头啊。难正义后退一步,怕安

 

蛊拨下地的白蚁爬到自己身上来。

 

         难道你难正义要眼睁睁地看着这棵树被这窝白蚁吃掉。安蛊也随着难正义退

 

后一步,因为掉地上的白蚁越来越多,没死的到处乱窜。

 

         杞人忧天吧,安蛊。难正义继续袖手旁观。

 

         你难正义见死不救,没正义感,不配叫正义。安蛊似乎生气了,甩下手里

 

的树枝。

 

         你以为你这样就救得了这棵桉树吗?难正义面带笑容说,即使你救了这棵

 

树,你也杀死那么多白蚁,你安蛊的正义也好不到哪里去。

 

         白蚁是害虫,人人有见而灭之的义务。你看,这周围有几棵这样的树,被

 

白蚁包围着。如果我们不消灭它们,这山里的树就会遭殃。

 

         那你看到一群鬣狗围咬一只狮子,你会怎么办,安蛊?难正义还是无动于

 

衷,或许他真不正义,或许他真可怜地上那群白白胖胖晶莹可爱的小白蚁。

 

         安蛊瞪着眼,心里想,这要帮谁,也帮不上啊。

 

         从自然生命科学的角度来讲,任何生命都有活着的权力。既然有活着的权

 

力,就应该有,且必须有活下来的生活必需品,比如食物。难正义渐渐觉得小

 

白蚁的弱小可怜,小白蚁的生活就只吃这么点点树皮,你安蛊也要去剥夺它们

 

的生命权力吗?

 

         歪理邪说。安蛊真生气啦,那么你难正义家里生白蚁了,你就这样让它们肆

 

虐吞噬,不杀不灭小白蚁。

 

         那当然要灭啊!

 

         为什么?

 

         它们的生存威胁到我生命和财产,我就得维护我的自然生命的权力啊。

 

         这山里的树不是你难正义的生命和财产是吧?

 

         当然,要灭的人自然会来灭,干嘛我们要来背这杀生的罪孽啊。

 

         安蛊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脸一时青一时红,这难正义是个什么人啊!

 

难道他真的心存正义吗?他竟然能如此挥洒自如自己的爱恨情仇,生生死死,仁


义自然,不伤不害,他难正义能做到随心所欲?

 

我是贼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