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heng.415的博客

悦知己足矣!

 
 
 

日志

 
 
关于我

人在自然中,自然在眼中,也许是灵魂焕洗场,也许是心灵的龙汤一碗,也许智者一个笑话,看了发笑就尽情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欢迎光临李小满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贼  

2017-01-09 12:31:35|  分类: 小说原创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四    娇娇的夜

 

 

 

 下午,下班,到加班有一小时休息。

 

难正义吃了饭,就在厂外的马路边散步,玩手机。

 

天气渐渐躁热,五点多的夕阳还在远处散发着余热。几堆棉花般的白云,有

 

的已经镶上金色蕾丝。风轻轻地摇动马路边的木槿,有虫伤的树叶,像静脉曲张

 

一样曲卷着。虽然它们受了伤,还是轻舞着身姿,迎送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行

 

人。

 

         难正义找个阴凉的地方,低头看手机。

 

         娇娇和凯丰说说笑笑走过来,看到难正义,娇娇有点不高兴地说,凯丰,

 

如果有个我不喜欢的人要加我QQ怎么办。

 

         拒绝喽。橙色文化T恤衫,蓝色牛仔裤,黑色运动鞋的高挑凯丰回答娇娇。

 

         如果他老打扰呢?白色圆领衫,黑色长裤,帆布鞋的娇娇又问。

 

         是谁呀,你们认识吗?凯丰扭头看低半头的娇娇。

 

         就是前面那个喽。娇娇看着前面的难正义,不知如何面对。

 

         那不是你老乡吗,娇娇。凯丰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我不喜欢他。娇娇抬头看凯丰英俊年轻的脸,风吹动几根头发遮到她

 

脸上,她用力拨开。

 

         你讨厌他吗?

 

         你去跟他说,要他以后不要来打扰我, 好不好。

 

         凯丰走过去,向难正义打招呼。这时,凯丰的几个老乡见到凯丰,走过去

 

,跟凯丰打招呼。几个人凑在一堆,他们问凯丰什么事。凯丰说没事,这个难

 

正义要加娇娇的做朋友。有人问,娇娇是你凯丰什么人。

 

         一起玩的好的 朋友。凯丰指着身边的娇娇说。

 

         你女朋友?有人问。

 

         那你还让别的男人加娇娇做朋友?有人在挑衅。

 

         对呀,教训他呀。有人看到旁边矮树墩一样的男人,提高声音说。

 

         没必要吧,我们是同事。凯丰看着难正义穿开胸上衣,撑得扣不下一粒扣

 

子的胸脯说。

 

         凯丰,你怕什么。短衣短裤,回力鞋的男孩看着一身衣着不过两百,穿着

 

紫色磨砂布鞋的难正义说,就这么一个比你矮,比你丑,比你穷的老男人,你

 

还怕他。

 

         对,我们五个帮你教训他,看他下次还敢不敢去骚扰你女朋友。有人推了

 

难正义一把,嘿,小子,别看手机了,我们说说正事。

 

         什么事?难正义收起手机放进裤兜问。

 

         你加我朋友的女朋友做朋友,想干嘛呀?几个高出难正义一个头的年轻男

 

孩围着难正义,指着娇娇质问难正义。

 

         叫娇娇过来。难正义小心翼翼。

 

         娇娇走到难正义面前,难正义正面端视着比自己还高出些许的娇娇说,对

 

不起,打扰你了,娇娇。

 

         对不起就行了啊?有人把难正义推到一边。

 

         嘿!黑!你们在干嘛呢?高大英武的安蛊走过来,指着难正义面前的一群

 

人,大声问。

 

         娇娇听到难正义的一声对不起,鼻子也酸了一下,心里也舒坦不少。看眼前

 

这架势,凯丰的老乡好像要打架。娇娇是个娇柔的女孩,她可不想有人因为她

 

打架。她站到难正义身边说,不好意思,你们算了吧,他是娇娇的老乡。

 

         几个年轻人端视一下面前的两个男人,看看娇娇和凯丰,有人给自己找台

 

阶下,你们是老乡,怎么不早说。

 

         一群人就这样散了。

 

         谢谢你,安蛊。难正义身边的安蛊说。

 

         谢什么,我们是邻居。安蛊问低他许多的难正义,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我打扰了我的老乡娇娇。

 

         怎么打扰了?

 

         网上。

 

         你骚扰人家了?

 

         算是吧?

 

         怎么骚扰了?

        

         加他QQ

 

         加了吗?

 

         没加上。

 

         你喜欢那小女孩?

 

         我是不是犯花痴了?难正义盯着一朵卷紧的木槿花骨朵,面无表情。

 

         你真对那小女孩感兴趣?安蛊看着马路边高矮不一的一排木槿,有许多花

 

蕾,和一些正盛开的木槿花。

 

         感兴趣是有点,喜欢还谈不上。难正义迎着安蛊疑惑的眼睛说,因为我对

 

这世界所有的事情都感兴趣,都想知道为什么?

 

         这就对啦,这么大了,该有的欲求还是应该有的。加油,难正义,不要在

 

乎别人怎么看,你正义自己过得无怨无悔就是好的。安蛊面对着难正义,你说

 

是不是,难正义。

 

         难正义一笑而过,你怎么在这里,安蛊?

 

         安蛊指着自行车上的报纸说,买报纸啊。

 

         还买马?

 

         消遣嘛,人不能闲着,不能没有钱啊。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不用加班吗?

 

         对啦,还要加班啦,安蛊看一下手机,跨上自行车,匆匆忙忙赶去加班。

 

         娇娇手头的活干完,组长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叫她早点下班,明天再来。

 

         娇娇想去凯丰那里聊聊,看他在认真干活,也就算了,自己下班。由于没

 

到下班时间,娇娇爸爸没来接她,娇娇就自己走回去。

 

         穿过工业区,走了近二十分钟,娇娇才走到租住的地方。

 

         推开房门,里面一片狼藉,弟弟宁宁一声不响地坐在那里。

 

         宁宁,爸爸呢?娇娇问才七岁的弟弟。

 

         去找妈妈了。宁宁带着哭腔说。

 

         他们又吵架了?娇娇收拾满地的衣服。

 

         娇娇很厌倦这样的日子,爸爸妈妈为什么要隔三差五就要吵架。为了钱,

 

她现在高中都不去上了,还在打工挣钱了。一家四口,三个人工作,就算有爷

 

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在老家,农村老人省吃俭用的生活能花多少钱。可是

 

,他们为什么吵架,吵得家无宁日。

 

         娇娇爸爸叫张杪,正值盛年,在一家印刷厂上班。闲余时间也买些彩票,买

 

六合彩。当然,中了只算是幸运,补贴一下家用。输了,就会被妻子数落。男

 

人嘛,谁都想有金钱撑腰,说话才会理直气壮,生活才会顺风顺水,走路才会

 

雄赳赳气昂昂。

 

         张杪回到家,看女儿娇娇在收拾东西,就问,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妈呢?娇娇问满身憔悴的张杪。

 

         等一下就会回来了。张杪走到宁宁身边,抱起宁宁往娇娇的房间送,宁宁

 

,你该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

 

         又是一个繁忙的工作日过了,娇娇一想到回到住宿就是爸爸妈妈无休止在

 

争吵,就想逃避,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靠靠。她问凯丰下班后去哪里玩,凯丰

 

说,你爸不来接你吗?

        

他今天有事,不会来接我了。娇娇有心计了。

 

         我今晚也有事。凯丰忽闪着眼神,不看娇娇。

 

         晚上,九点下班,娇娇没等在工厂门口。她不想这么早就回去,整天就是

 

工作和繁忙的工作,跟机器一样运转地工作。她想有点新的东西,来活跃一下

 

快僵硬的心身。读书,已成过去的僵硬。对一个女孩来说,全世界的活力,不

 

如一个懂她,宠她的男人来的活力。凯丰,很不错,可是,他不想宠她,不想

 

懂她。

 

         娇娇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心里也一样空荡荡的。

 

         她选马路边路灯树阴影底下走,要把自己隐藏在这工业区不黑的夜里。也

 

许她在长大,在品味这世界的各种各样的滋味,只有在黑色里面,似乎其它一

 

切就不存在了。

 

         一阵欢声笑语传来,是凯丰和他们二组的一个女孩。这锋利的笑声,像掉

 

碎的玻璃杯碎片,娇娇不小心拾起来,划破了手指,滴着血。

 

         凯丰不小心看到娇娇出现在眼前,惊异地问,你怎么在这里,还没有回去。

 

         这就是你今晚的事,凯丰?娇娇蹬着凯丰问。

 

         琳琳一个人怕,我送她回去嘛。凯丰甩开琳琳牵着他的手。

 

         我一个人回去就不怕了吗?娇娇现在什么都明白了,转身就走。

 

         你不也有一个老乡,难正义在追求你吗?凯丰确实有许多女孩在追求,人

 

太英俊太美了,想没人追求都很难。

 

         你混蛋,凯丰。难正义,我老乡,我聊天都没跟他聊一句。娇娇娇小

 

影消失在巷子尽头。

 

         看着娇娇远去的身影,琳琳问凯丰,刚才干嘛甩开我的手。

 

         娇娇看到不好嘛。凯丰又去抓琳琳的手,却被躲开了。

 

         这么在乎娇娇的感受,干嘛不去送她回去。琳琳甩开凯丰的手,她那么娇

 

小,你忍心她一个人在这夜深人静的夜里走回去?

 

         那你怎么办嘛?凯丰看看空空荡荡的巷子,早没了娇娇的身影。

 

         我快到啦,你去送娇娇吧。琳琳转身就走,不顾凯丰的叫喊。


我是贼 - yueheng.415 - yueheng.415的博客

 

人民币太阳黑子

  评论这张
 
阅读(93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