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heng.415的博客

悦知己足矣!

 
 
 

日志

 
 
关于我

人在自然中,自然在眼中,也许是灵魂焕洗场,也许是心灵的龙汤一碗,也许智者一个笑话,看了发笑就尽情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欢迎光临李小满的博客!

媚子的新装  

2018-06-13 22:23:51|  分类: 小说原创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美丽奇妙  

 大自然总是那么伟大和美丽,太阳光总是那么温暖和奇妙。如果是很久被阴雨困烦,看到和煦的太阳,就会让人感觉到暖暖的特别的舒畅,空旷,豪爽,欢乐。像春天里的新燕会对这种呢抚欢心不已,剪翅就能奋飞。

  阳光是无处不在,无所不包,世界所有的生命都是被他酝酿,被他补充,被他运动。看到他,犹如在外乡看到久离的至亲一样亲切。没有他,世界几乎不会运动,生命无法繁衍。谁拒绝阳光,便就是拒绝阳光赋予的生命力量,那将不是一个精明的正确的人生和爱情的经营者。没有生命,再冠冕堂皇的爱情经营都不会有意义;没有灵魂,再金玉满堂的爱情经营都会是低等级的,动物级的。

  西边天的太阳光像金粉一样洒落,笼罩南方一座南山小镇,抚慰着小镇里的黒犀山,和山下一幢幢花园别墅。黒犀山像一头恬静又凶猛的野犀,绿郁莽莽在南山小镇的西北纵横。山顶耸立着电视信号接收塔,塔下有一排深红色楼房。楼前有一个巨大六边形球体,雄伟和奇观与山下旖旎的别墅风景遥遥相衬,用不同的实用美学的方式为人们服务。

  别墅楼错落有秩地分布,与山式相谐,从西往北,由西苑路向黒犀山占据扑来。它们外形迥异,都有红色琉璃屋顶,有罗马古堡似的尖塔,美式的通风气囱。它们像做秀一样,展示枣红,古兰,和青晶石色的华丽外衣,俨然一个规模宏大的模特大赛,映衬自然灵秀的黒犀山。

  山不过一百来米高的海拔,俊秀连绵的雄姿,却藏着巨大的自然豪壮。噪声,废气,尘烟的污染在这里几乎不见。拥挤不堪的空间感觉在这里也是稀有,虽不是森林幽谷,山上的自然灵气也是城市生活里难得拥有的。

  别墅单栋独院,前庭有泳池,后院有花草树木,虽不比人间天堂,也算是匠心独具的高雅之居。

  猩红色屋顶的H13号别墅里,媚子躺在栗黑色高仿古式的安乐椅里,躲在屋后劈削的山梁遮掩初夏的西阳穿过落地窗留在室内的阴影里。她猫咪一样的眼神,透过落地窗,欣赏室外午后的美景。

  天晴朗得慷慨,坦露着青蓝的性感的裸色天。生丝般的白云,被晒得痛苦万状地分裂,又像是灵巧的仙女在抽绎纺纱,那轻巧快慢,都不知道谁在用力。

  初夏的南方就伴有酷热,被正午骄阳晒得卷缩发白的桉树树叶,现在开始凉爽舒展,给阴影里的媚子送来轻凉舒服,欢欣惬意爬上她美丽的面容,优雅里甜满妩媚。

  乌黑泽亮的长发泻在她的右肩,耷在刚套上肌肤的粉红色丝质浴袍上,右手肘撑在椅子的新月形扶手上,叉开五指托住轻圆弧的脸颊,新月眉下的乌亮眼,羞花闭月那是自然。左手新葱般嫩白的修长手指写意地放在小腹部,浴袍压得紧绷,身体曲线坚挺而优美。犹如将破就破的粉桃蓓蕾,秀丽似乎胜过屋后面的黒犀山。

  室内的太阳光斑在消逝,让媚子感觉到一股转动的力量,不自觉地换了一下姿势。她用左手撑肘托脸,侧看着右边玻璃水缸里的几条彩色锦鲤。

  它们是屋里除了媚子外仅存的能动的生命,也是它们仅有的给媚子的生命活力和感动。看着它们在水里游来游去,追逐嬉闹,吻着玻璃缸,对你吐着泡泡。媚子心里就轻轻地飘荡开来,那个叫林青的男人,他买锦鲤的价值也就回来啦。

  其实,世间所有存在物的价值都是人给的价值,就如这锦鲤,没有媚子的欣赏,它们的存在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媚子随着锦鲤的各种各样不同的颜色给它们取名,黛黑色的就叫黑妹,深红色就叫红伊,锦白的就叫白袭,一条灰不溜秋的,媚子联想到灰姑娘。

  有灰姑娘就可能有王子,这些联想不需要太费力,一条瘦瘦的,中等体型,劲力特别大的,主人断定它是雄鱼。她听说虫类和鱼类相似,雄的比母的体小,并且,它在五条鱼里最会得宠。可能是物种的稀有,金黄金黄的很雄壮,所以就叫它黄雄。

  黄雄特别顽皮特别霸道,抢食不顾一切,没有媚子心目中那种灰姑娘的王子风度。毕竟还是属于低等动物,当然不知道怜香惜玉,更别说那种高等级别的精神抚慰。

  鱼儿翕着圆嘴,吻着玻璃壁,做出百般娇态和妩媚,要向主人换取施舍鱼食。媚子似乎不喜欢它们这种失去本性的本性媚态,几近忌讳。她刻意扭转头对着地板。打了蜡的老栗色梓木地板,影着主人和椅子的物状线条,虚虚实实地在摇摆晃动。

  室内中间,栗黑色的实木几桌,围着意大利黑色真皮沙发。一室深色的仿古家具,轻奢的装饰,优雅浓浓的包裹着美丽的女主人媚子。

  太阳光斑向正东方拉长,照到安乐椅圆弧底座上时,渐渐暗淡,几乎变无。但是热浪的辐射丝毫没有减少,一丝惆怅悄然爬上坐在这里有一个小时的媚子的眉头。

  她惊怵一下,按抚着胸口,想起一个多小时前从这里离开的林青。那一个听说已知天命的男人,一个南山镇的企业家,他的付出和他的需求都是一样的不同别人。

  林青健康的体魄不弱于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英俊而挺拔,媚子一开始就是爱上他男人的雄壮。她几年前的少女的芳心几乎没有任何顾虑,从这一点就可以掠取了她所需要的所有快乐和幸福。

  媚子从一个农村来的外来女工,一个懵懂的黄毛丫头,到现在坐在这里做着这豪华别墅的尊贵女主人。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年少而又雍容娇贵。这样的生活,别人要拼搏一辈子,甚至两辈子几辈子还不能实现的幻梦,她媚子现在已经在实实在在地享受。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